我是如何看待支付宝推相互保对康爱公社的冲击的?

有不少朋友表达了对公社的关心,在此回应一下。

先说一下对相互保模式的看法。

相互保采用了n多我们康爱公社原创的玩法,像0预收、事后收费、39岁年龄分段、30万目标等等,这本身就是对我们康爱公社团队能力和眼光的肯定(有这么优秀的团队,公社还能走更远)。

通过我对其规则的理解,相互保也是不能保证赔付的,其条款设立了中止运营的条件,这本质上跟康爱公社等网络互助玩法相同,成员权益的风险程度相同。但是,其背着保险公司的牌照这么玩,也算是一种体制内的创新,也算是一种降维打击吧。

read more

区块链颠覆保险?是你忽悠还是我无知?

不少朋友建议我们引入区块链技术,我一直在关注这个东东,但不认为它能解决互助所面临的难题,所以迟迟未动手。

网络互助当前面临的难题,也是商业保险两个绕不开的难题,『逆选择』和『道德风险』。
逆选择,是事前行为,指参与网络互助或保险之时,投机取巧的行为,比如未如实告知、隐瞒健康状况;
道德风险,是事后行为,指通过伪造病例、隐瞒病史等欺诈行为寻求利益最大化。

read more

保险类创业为什么这么难

一个人得了大病后,他肯花29.5万去买30万保额的重疾险,但是在这之前他还健康时,却不愿花295块去买。

这是人性。

人性就是看不得资金数字的减少,喜欢看资金数字的增加。

所以,理财领域的N多的骗子们得逞,屡屡爆出几百亿的大案,但是保险类的骗子似乎听到很少,这也反面说明保险之难搞。

所以,真正想做保险创业的(想做真保险的),即便那些表面风光的,背后不见得怎样,心里也一定苦,因为他在做一个跟人性搏斗的事,何其艰难。

read more

为什么抗癌公社没说自己是“首家”

抗癌公社诞生于2011年,创意产生和上线后,我很兴奋,通过微博和电子邮件给很多大佬发私信,说我发明了一种新模式,可以造福人类等等。还于2011年5月17日写博客《我发明了“基于互联网的小额互保”模式》,一时甚为得意。

但是有一次记者采访,记者同志说道一件事:在国内有一个组织,成员全是罕见血型的人,他们通过QQ群联络,当成员有人需要献血,其它成员须提供献血帮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