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轰深圳证券协会统一佣金标准的逆市场行为

在大盘节节日下、散户血流成何的市场下,统一佣金标准(其实就是变相提高佣金水平)无疑就是拦路抢劫,良心大大的坏!凭什么散户可以亏钱、证券公司不能亏钱?凭什么散户可以亏钱,大公司可以圈钱?所谓佣金标准,美其名曰照顾行业长期利益,但照顾了谁的利益?放开佣金的国家证券行业都破产了吗?

read more

慈善商业化与商业慈善化

2011年一件令人激动的大事是红十字会、宋基会的倒掉,这些无耻的机构披着慈善的外衣大肆敛财不务正业,更甚至于去搞房地产开发,真是死有余辜。红十字会和宋基会是慈善商业化(假慈善,真商业)的代表,中国有太多此类挂羊头卖猪肉的人和机构,必须无情的揭露!无情的咒骂!无情的唾弃!无情的以脚投票!

read more

以穷人心态推动低成本金融

我发现自己在商业模式方面很偏爱“低成本低价格”的模式,比如我数次在微博里表达了对廉价火锅、廉价航空等企业的赞美、数篇博客都是批判高成本呼吁“低成本”、我的两个最高人生理想也都与“低成本”有关,仔细想来并不奇怪,一方面我是穷人阶层具有穷人心态,另一方面深受母亲病重期间的缺钱之苦,我想改变穷人的这种局面:生活可以差一些,但不能因生老病死为钱发愁。

read more

发改委,您老人家辛苦了!

当其它有关部门看着报纸喝着茶、吃着火锅唱着歌的时候,发委会殚精竭虑,半夜鸡叫,涨价、为涨价辩护、制止涨价,殚精竭虑,可歌可泣,让人在人浮于事的政府中看到了相对勤恳辛苦的一个部门!这也算可怜的发改委给国人的一点安慰吧!

read more

发改委欺软怕硬,凭何担当中国发展与改革之重任?

石油、通讯、银行等垄断行业定价长期偏高,不见发改委作为,而康师傅、宝洁等身处竞争行业,由于生产成本的提高、为了保持一定的利润率而提价怎么就不可以了呢?难道仅仅是因为石油通讯银行的爸爸是李刚?发改委欺软怕硬,凭何担当起中国改革与发展的重任?

read more

供需非对称市场理论,解释某些行业必须要非市场调控

张马丁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坚定的拥护者,多篇博客呼唤自由市场。但是同时又支持当前的房地产调控,支持像限购令之类的政策,而限购令被很多人认为是违背市场经济原则的行政命令式计划经济,如何解释这一矛盾?张马丁试图用掌握的一点肤浅西方经济学理论解释下,并为此发明了“供需非对称市场理论”。

read more

自由市场经济下才会产生真正的社会责任企业

张马丁理解上的社会责任企业,不在于捐款的多少慈善的多少,不在于为绿色环保投入多少,不在于哗众取宠的能力,而在于为消费者带来实际价值。它应该是立足行业,或者为消费者节约费用、或者为消费者增加了效用的企业。在这个标准之下,福特、嘉信、沃尔玛、google、京东商城、当当网是社会责任企业。基于这种对社会责任企业的理解,张马丁认为自由市场经济才是社会责任企业的沃土,自由市场经济才是最兼顾穷人利益的经济模式。

read more

中国有任志强,美国有福特

企业家或商人的工作重点在于取悦政府还是取悦消费者,这可能就是中美经济土壤的区别。也正因如此,中国目前的经济土壤出不了福特这样的里程碑式的企业家,而只会有任志强这样的精明商人。而未来中国有没有产生福特的可能,就取决于政府想在经济中扮演什么角色了。

read more

将“住房限购”上升为长期国策也未尝不可

各地纷纷出台了“住房限购令”维稳房价,但是各地的政策都无一例外标明限购是“暂时”的政策。任何调控政策一旦加上“暂时”,那其威力就大打折扣了。因为“暂时”之后,房价都将是报复性的反弹。因此,现在住房所有者的惜售情绪也就可以理解了。

因此,“限购令”是一项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政策,既然提出了,就应该长期坚持。而更进一步将其提升为长期国策,也未尝不是一件不可以考虑的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