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不开放勿宁死——关于3百大战的一个细节

我认为互联网基本道德规范中首先是开放,不开放就像人体的血管被堵塞,就使人体无法正常运行和成长。开放是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基础。开放就像基本人权之于社会一样,应成为互联网的基本守则,甚至应立法加以保护。

read more

我爱twitter——写在发推即将超过3000条之际

我于2008年6月注册twitter,但是一直没怎么使用,值到2009年上半年开始使用,一发而不可收拾,除了follow了900多用户大量阅读,到目前还发了3000条twittes,平均每天5.5推,如果只算最近几个月,那肯定平均每天10推以上,而且目前也有了400多follower。

twitter为何如此吸引我?为什么在如此封杀之下还让我乐此不疲的翻墙而过?我总结如下:

1、了解不同声音。我坚信,对任何事物,如果只有一种声音,那肯定是不正常的有问题的,不相信这一点,就是违背马克思主义两点论的、就是反马克思主义的!twitter让我了解了很多问题的不同声音,使我更加了解真相,而不是做“不明真相的群众”。那些封杀它的人可能是怕我被误导,我想对他们说:请放心,我在党和政府多年教育下,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如果你怕我看到真相而挖掉我的眼睛,那就是你的问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