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翻译的《老子》白话版

李成玉,是我一位最好的朋友。此人对中国文化、世界各路宗教有很深的研究,造诣颇深,目前正在禅修。因为对各种白话版的《老子》不满,所以自己做了一个白话的翻译,我认为非常好,接近完美。这算是我第一次通读《老子》,为古人智慧折服。

☯ 上篇

道,可以说出来的,就不是永恒的道;名,可以叫出来的,就不是永恒的名义。无,是天地原始的状态;有,是万物发生后的观念。所以,常常保持“无”,以此观察道的奥妙;常常经历“有”,以此观察道与万物的映照。这两者是同一个来源,只是名义不同,都可以说是含义深远。深远再深远,里面是一切奥妙的总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