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依靠国家发牌照的行业都应该是微利行业

ICO从火热到被叫停是件挺有意思的事,但是别悲观,窃以为,ICO必然还会再度火爆,根源有二:一是全球对现有金融秩序的不满和寻求更高效率的融资方式的强烈需求,二是区块链等技术已经很难被某一国的政策所阻断。

关于第一点其实是我想表达的,如果一个行业是国家管制、需要发牌运营的,那么国家的牌照类似于某种“税收许可”,这个企业已经成为合法收税了,这个行业的每一分利润,已经间接的得利于所有纳税人。因为牌照有限,那么相当于所有人都无法逃脱,被强制征税。在此情况下,其暴利是对民众财富的剥夺,已经不能被认为合理。

read more

滴滴拿牌给我的启示,或许发起保险公司的计划应该再次重启

滴滴出行取得运营牌照,从共享经济阵营投奔到牌照经济阵营,让我们不禁想到苦心经营四年半的抗癌公社的命运。

我们一直认为它不需要牌照,抗癌公社是一个互联网的互助社区,可以充分尝试各种创新手段、以互联网的方式运营下去,完全可以开创一个媲美uber、airbnb的共享经济的新模式,我们给这个模式取了高大上的名字——“众保”,它绝对具有世界范围内的开创性,何必要套上一个陈旧的外衣。

read more

致国务院、保监会请愿书:请把第一张寿险相互保险牌照发给我们

我们坚信,无论从哪个方面,无论是从完善医疗保障,还是支持创新、支持草根、支持中国梦,您的支持都是有价值的。而我们也必将通过大量努力来证明您的支持是正确的。肯请国务院、保监会能予以综合考虑。

read more

请给我一张寿险牌照——就发起上海人寿致监管层的信

如果您读过《草根的中国梦》P46页的那一章,您就会理解我为何对此项目如何坚定和执著。出于对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热爱、对保险这种商业模式的认同、人生的痛苦经历、个人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实现等共同原因,使我发誓今生一定在“实现低成本保险、人人有完善保障”这一目标上有所贡献。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