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拿牌给我的启示,或许发起保险公司的计划应该再次重启

滴滴出行取得运营牌照,从共享经济阵营投奔到牌照经济阵营,让我们不禁想到苦心经营四年半的抗癌公社的命运。

我们一直认为它不需要牌照,抗癌公社是一个互联网的互助社区,可以充分尝试各种创新手段、以互联网的方式运营下去,完全可以开创一个媲美uber、airbnb的共享经济的新模式,我们给这个模式取了高大上的名字——“众保”,它绝对具有世界范围内的开创性,何必要套上一个陈旧的外衣。

read more

我的使命

几乎种种我的人生的际遇,现在想来我都认为它对我现在的理想是有或多或少的意义的,因此“命运”和“使命”这个东西,我是越来越相信。可能这只是上帝的玩笑,也可能是我心理的偏执,但是不管怎样,不管理想能否实现,我只要坚持,终老之时,我也会认为自己是成功的。正如上文所说,上帝安排给我的使命,可能只是一个想法、和实现它的一些动作,至于结果,可能是由我实现,也可能是其它人,这就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read more

我的人生理想

这几年,我的人生理想日渐清晰,那就是:人人都有完善的保障,在遭遇大病和意外等不幸的时候不会再有经济方面的痛苦。这也我的自身经历有关,也与我对于普通大众承受的生活压力的同情有关。“上海人寿”和“互保公社”,前者希望发起保险公司,后者希望成为创业项目或者公益项目,这不能称之为理想,而只能说是为了实现理想的两条路径,这两条路并不矛盾,从不同的方向试图达到同一目标。

read more

不折腾的人生可能精彩也可能不精彩

酒桌上,有好友担心我,说:张马丁,你都三十好几了,还折腾啥,老老实实上班拿高工资娶妻生子不挺好的嘛,现在可好,困难不说,前途也不见得光明。

张马丁哈哈大笑,说:谢谢老兄的关心,我本意不在折腾,只求无怨无悔而已。成功当然是我的目标,尽力而为,但不成功我也不会怪谁,老天自有安排,因为路是自己选的,我这条路是我自己喜爱的。

张马丁继续说道:在我住处隔壁有个老头,估计七八十岁,整天拄着拐杖在楼道里蹒跚散步,他喉咙有问题,话都说不出,见面点点头打打招呼。张马丁一见到他就无限同情,同时心想,如果我张马丁也到了这个年纪,为了多活一天奋斗,会不会有什么遗憾?而即使有遗憾,估计也不办法了却心愿了。因此,我不能等到他这样子时还踌躇满志,心有不甘。

read more

随着阅历的增长,越来越体会到鲁迅的伟大

1,中国大约太老了,社会上事无大小,都恶劣不堪,像一只黑色的染缸,无论加进甚么新东西去,都变成漆黑。可是除了再想法子来改革之外,也再没有别的 路。我看一切理想家,不是怀念『过去』,就是『希望将来』,而对于『现在』这一个题目,都缴了白卷,因为谁也开不出药方。所有最好的药方即所谓『希望将 来』的就是。」《两地书》一九二五年.

2.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娜拉走后怎样》一九二三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