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保公社”改名为“抗癌公社”

想来想去,互保公社还是要“去保险”化。一是改名,由互保公社改成“抗癌同盟”;二是与保险的关系,不再直接对比与保险的效率,委屈一下,定位为买不起保险者的抱团取暖,强调它不能替代保险。三;继续显著强调,它不设任何基金,资金划转p2p,仅是一个网上互助社区而已。

read more

不要滥用市场准入制度,否则必全面造就权贵之中国

虽然没有数据,但张马丁还是有强烈的感觉:市场准入制度似乎有被滥用之嫌。当然,张马丁的这个结论来源于所关注两个领域,一是保险业,另一个是互联网。

关于保险的市场准入,这是一直都有的,鉴于保险公司的特殊意义和资金的密集性和稳定性的需要,张马丁认为市场准入、高的进入门槛是必要的。目前经营保险公司的多为政府关系密切的大资本大财团,张马丁表示理解。在我的《草根的中国梦》一书对此有所阐述。

read more

无法可依与有法不依,劣币驱逐良币

张马丁之前写了一篇《房地产业的有法不依传达什么样的法制观?有法不依等于违法!》,批评房地产市场的有法不依,今天突然想到有趣的一点,有法不依与无法可依,哪个的危害更大一点?

正如我在那个博文里说到的,有法不依,客观上起到的效果是吓唬守法者,保护违法者,赶走守法者,留下违法者的作用,最后获利的正是违法者,守法者得到的只是“不公平”的感觉。这不正是“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吗?因此,有法不依,就会劣币驱逐良币,守法者因法律的存在根本没有入场,算做100%的失败。

read more

境外域名进白名单还是进黑名单,谁说了算?

一大早在被窝里看推,突然一条推刺激了我的神经,让我睡意全无:工信部将推境外域名“白名单”制度,未列入白名单将会被停止DNS解析。

就在昨天,张马丁把域名服务器全弄到了国外,还得意洋洋的写了一篇《人家裸体做官,哥裸体做站》的文章,现在可好,如果白名单实施,那又得一番折腾,前功尽弃、花冤枉钱也说不定。

联想到最近在互联网上的服务器连座政策、域名所有人黑名单政策,真是让张马丁感慨,这些臭名昭著的政策竟然不是用在反腐上,而是用在了反互联网上。

read more

人家裸体做官,哥裸体做站

据说有一些官,非常的舒服,儿子女儿或老婆弄到国外取得绿卡甚至外国国籍,常年在外做接应。自己独自一人坚守国内拼命的捞取好处,输送到国外的亲人那里。等捞的差不多了,或者国内一有风吹草动就毅然决然的放弃祖国跑去会合。而一到了国外,人生地不熟,自己的名誉成功的漂白,可以做一个守法的好公民了。

人做到这地步,真是潇洒,张马丁纳闷,人家怎么可以活得如此惬意呢?

read more

网络黑社会操控法院判决,谁之过?

今天看到网上的一篇新闻,来源于CCTV的,《网络黑社会操控舆论 花5万可左右法院判决》,又是黑社会、又是操控的,很吓人。有网友告诉我,这是在为封杀网络论坛造势。

首先,我对“网络黑社会”一词非常非常担心,如果一个问题上的民意动不动就被盖上这一帽子,那还会有民意吗?此外,如何界定网络黑社会?正常的舆论造势、正常的大众民意的表达跟网络黑社会有什么区别?

read more

再次被强奸记

把在楼网的服务器换了机房,总算稳定了下来。现在可以有时间回顾一下被强奸的经历了。

在中国有一些弱势群体,过着苦日子,像很多农民、农民工、下岗工人、都市蚁族,等等,他们收入低、生活条件差,还隔三差五被代表、被强奸。这些人中还应包括一个群体,就是个人站长。他们很辛苦,每天除了考虑网站发展方向和提高人气流量、考虑微不足道的收入、考虑服务器硬件性能之外,还要时刻担心吊胆面对内容监管部门、ICP部门、电信等部门随时的封杀,其惨状可说三天三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