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拿牌给我的启示,或许发起保险公司的计划应该再次重启

滴滴出行取得运营牌照,从共享经济阵营投奔到牌照经济阵营,让我们不禁想到苦心经营四年半的抗癌公社的命运。

我们一直认为它不需要牌照,抗癌公社是一个互联网的互助社区,可以充分尝试各种创新手段、以互联网的方式运营下去,完全可以开创一个媲美uber、airbnb的共享经济的新模式,我们给这个模式取了高大上的名字——“众保”,它绝对具有世界范围内的开创性,何必要套上一个陈旧的外衣。

read more

就发起抗癌公社致保监会的信:帮我实现中国梦

之所以写信给保监会,一方面是因为它有是不是运营保险方面的困扰,这阻碍了它的发展。作为新生事物,非常希望保监会能耐心的了解它。另一方面我们认为它极有可能朝着一种新型的基于互联网的相互保险公司的组织形式发展,我们甚至考虑它是否能成为中国第一家专注健康的相互保险公司,因此希望能一开始就得到保监会的指导,使我们少走弯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