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危机逼近,我们怎么未雨绸缪?

随着年龄的增大,随着对社会的接触和了解的加深,张马丁对国家未来的悲观情绪越来越浓厚。这倒不是最近股票大跌引起的,而是有多方面的考虑。这种悲观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年龄的增长必然的悲观情绪,一种是纯粹的杞人忧天而已,但也不妨胡乱说说。

中国经济已经快速发展了很多年,从辩证法角度和经济发展规律,经济停滞和衰退的可能性正在越来越大,调整的压力越来越大。

read more

世博会:不断升级的安保安排反映了严峻的形势

据报载,随着世博的临近,为了确保世博不出事,继菜刀不能随便卖之后安保再升级,买老鼠药、农药等也需要实名制和销售备案制度。

从好的一方面,这说明有关部门重视世博的安保问题,为给全世界的游客一个安全的环境不惜给本国政府和人民增加负担,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只是,政府这种对世博安保的万无一失的态度为什么不用在煤矿的安全防范上呢?!

但另一方面,张马丁骨头里挑刺,愿意指出这举措反映出的几个问题:

read more

对待“不同意见”的两句话

不管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还是在社会、经济、政治,总会听到一些不同的意见,总结下来,张马丁认为只要记住两句话,就可以正确处理这些“不同意见”,这两句话都来自网络,张马丁深以为然。

第一句话:当一个人脑子中能容得下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时,他才算是真正的成熟。

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矛盾论等都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矛盾是普遍存在的。世界的多样性意识思维的多样性也决定了,对任何一个事物,肯定会有多个不同的看法,这是必然的。如果对某一事物我们只听到一个声音,那此时就应该警觉起来。

read more

关于驻京办及上行下效的关系社会

张马丁曾向人讲述人生理想:发起一家基于互联网的没有代理人的保险公司。有一些人当是笑话,听过则罢;少数人会直接发问:“你保监会有人?”我说没有。“你政府有人?”我说没有,此人释怀,哈哈大笑,说:“不错,有魄力。”我当然明白,他还是把它当成笑话。

在生活中,我们要做什么事,往往潜意识里首先反应:关系!医院有没有人?政府有没有人?法院有没有人?房地产开发商有没有人?售楼处有没有人?等等等等。关系,已经是我们思维意识的重要部分。

read more

言必称美国,不是什么坏事情

最近由于《阿凡达》的关系,张马丁发了几个评论,回头看,文章言语间对美国充满赞美。在张马丁的《草根的中国梦》一书中,也特别有一节写到对美国从小到大的态度变迁:高中以前充满恨怒,希望其早日灭亡;大学里开始有好感,因为它带给我热爱至今的互联网和好莱坞大片;而现在出于各种莫名的因素,我对美国更是不吝赞美之辞。张马丁对美国态度的变化绝对值得教育学家社会学家们研究。

read more

有感于中国工人成为美国《时代》年度人物

看到这个新闻开始的感觉是新鲜,为什么新鲜?你看一下国内的媒体,中国工人出现在报纸上的时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受不了公平的待遇,或是开胸验肺,或是讨不回工钱,或是千里背尸还乡等等,比如今天(2009-12-20),新浪网上就有一条“民工猝死砖窑厂工资不够火化”的一条新闻,除了过年过节领导们会送上程序性的问候,你平时何时见到国人某些人对中国工人的关心?更不用说正面的感谢了。因此,我认为这是新鲜事。

read more

生活中处处存在变革的种子

前两天跟两位久未谋面的朋友吃饭聊天,我们都是80年前后的人。一位是在国有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做中层干部,一位是程序员,在著名IT公司。印象中,他们都是埋头事业只管赚钱不问政治的人(当然我表面上也是),但是随着谈话的深入,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们对于国内外政治的熟悉程度和看法超出我的想像,对于国内现状的评价和未来趋势的判断虽有分歧,但大致观点却是异曲同工。

read more

贫穷不杀人,冷漠才杀人

杨元元之死几天前我就从一些小道消息上看到,当时按捺住心中的愤怒没有发作,因为不好判断真假,这两天来,大报官报也都报道了,事件得以证实,还是很愤怒,想骂却无从下口。

有香港报纸报道为“上海高房价逼死女大学生”,跟房价联系起来,可以吸引眼球,但我认为并不准确。房价,跟杨元元的死没有直接关系,贫穷,也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社会冷漠。冷漠才杀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