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不开放勿宁死——关于3百大战的一个细节

我认为互联网基本道德规范中首先是开放,不开放就像人体的血管被堵塞,就使人体无法正常运行和成长。开放是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基础。开放就像基本人权之于社会一样,应成为互联网的基本守则,甚至应立法加以保护。

read more

以穷人心态推动低成本金融

我发现自己在商业模式方面很偏爱“低成本低价格”的模式,比如我数次在微博里表达了对廉价火锅、廉价航空等企业的赞美、数篇博客都是批判高成本呼吁“低成本”、我的两个最高人生理想也都与“低成本”有关,仔细想来并不奇怪,一方面我是穷人阶层具有穷人心态,另一方面深受母亲病重期间的缺钱之苦,我想改变穷人的这种局面:生活可以差一些,但不能因生老病死为钱发愁。

read more

发改委欺软怕硬,凭何担当中国发展与改革之重任?

石油、通讯、银行等垄断行业定价长期偏高,不见发改委作为,而康师傅、宝洁等身处竞争行业,由于生产成本的提高、为了保持一定的利润率而提价怎么就不可以了呢?难道仅仅是因为石油通讯银行的爸爸是李刚?发改委欺软怕硬,凭何担当起中国改革与发展的重任?

read more

谁说低价不可以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一些人,一边享受着低价商品的种种好处,一边却看对低价非常不屑,认为低价竞争的企业不上档次,缺乏“核心竞争力”。这让张马丁觉得很不公,想为低价做些辩护。

read more

颠覆式的创新不大可能来自行业与公司内部

昨天跟外地证券业同事探讨行业发展趋势,我提到一个观点,认为目前的证券行业虽然高呼创新,但其实不可能有真正的颠覆式创新,一方面根本原因是因为竞争不足,监管过度,行业与公司都活得很舒服,根本没有创新的动力,另一方面受制于传统思维制约,无法跟踪新技术新思维对传统行业的影响。因此,行业内部的创新只能是“微创新”,不可能有真正颠覆式的创新。而只有外来的思维、外来的行业渗透、外来的模式、外来的人建立起的新公司才真正能做到颠覆式创新。

read more

垄断国企是大众利益的掠夺者和创新的扼杀者

在张马丁《草根的中国梦》一书中,也讲到了这个现象,那就是中国人绝对不缺乏想像力和创造 力,只是体制把他们束缚了。体制包括多方面,包括教育体制经济体制等。而经济体制是很重要的,垄断的经济体制一方面使垄断公司缺乏创新的动力,另一方面是想创新的公司没有生存的空间。何尝见中国的电信行业有大的创新?类似Google Voice这种服务要何时才能在中国出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