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康爱公社做成诚品书店一样的存在

我没去过诚品书店,但是从不同的场合看到过有人推荐。今天吴清友去世,才认真看了他的介绍、故事和演讲,感觉从中找到了共鸣。这是多么一个多么**的世界,以致每个人都不屑谈论理想和情怀。但是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们既要勇敢的谈论理想和情怀,也要深刻的明白,越是理想和情怀,越要现实,当不能脚踏实地一个一个的解决问题,任何理想和情怀也就只能是空中楼阁,讲的人也就成了大忽悠。

read more

保险及类保险创业是世界上最苦逼的创业

抗癌公社搞了6年才这个样?
跟人聊的时候,我时常能敏锐的感觉到他没好意思直接问的问题。
虽然,自身能力是最决定性的,我要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负上90%的责任,为此我也经常捶胸顿足自抽耳光。但我偶尔也认为,这还真不全怪咱,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怪就怪入错行了!
1、保险,低频,非刚需,逆选择现象严重;
2、大部分人群对于保险没有认识,什么是真正的保险也没概念,或者也可能是多年被误导的结果。
3、资本投资人,对于保险也无所知。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是不懂装懂,总之两个字,失望。(支持康爱公社的投资人除外)
4、政策环境,就那样,并不平等的赛场;
5、它需要一个long long time才能检验成色。

read more

再谈康爱公社的众保模式与现代保险业的不同及其意义

现代保险业(包括相互保险公司),其实质是一个基金,一个巨大的资金池,之所以形成这个情况,是因为它有两个假设一个客观上无法克服的困难。两个假设是:

1、大众不会自己管钱(所以不如交给我保险公司来管);

2、人是恶的和不诚信的(所以我先收费,免得你到时候不交钱)

这两个假设伴随一个难以克服的技术缺点就有了合理性:(互联网产生之前)缺乏技术手段通知投保人、无法做到事后收费,成本高。

read more

做医疗健康、卖保险、搞电商,是网络互助最终的出路吗?

我怀疑。

这些年的经验,让我时时有一个对自己的提醒,有些看起来很美好的,未必就一定美好。

医疗健康,有人在做,互助平台做的更好?不见得!
保险销售,也是一片红海,互助平台能做的更好?不见得!
凭什么认为互助用户会自然转向你的医健平台?保险平台?

互助平台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如果把互助平台看成类保险,那这个类保险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互助本身就不能盈利?
为什么不能盈利?

read more

我的第一个期货量化“基金”清盘,从亏损40%到盈利140%的十点总结

2013年自认为建立了一个必胜的交易系统,于是建立了第一个量化实盘“基金”,投资资金为自有及同学朋友亲戚,筹了近百万投入其中,我信心满满,给同学同事做了保本加保5%收益承诺。

但是现实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首年即亏损35%,之后有一部分资金退出,我除了还本之外又履行收益承诺,所以实际损失40%。

痛定思痛,认真反思教训,再次上路。第二年,赢利60%,第三年,再次大幅度赢利。至今除了挽回所有损失,还累计赢利140%。当然这不算成功,因为如果我能坚定的按照交易系统,可能会获得更大收益(测算能达到300%以上收益,因为碰上了商品市场的较大趋势)。无奈人性强大,总忍不住的人工干预。

read more

共享单车能合情合理的占据公共空间

最近思考共享单车的火爆,我觉得:除了单车项目本身的简单明了、刚需、频繁、自带宣传效果等优势之外,还有一个无与伦比的、几乎不可复制的优点:它能合情合理的占据公众空间资源。

看街头,共享单车停的到处都是,被各方默许的占着各个地盘(这里不仅指其静止的时候,被人骑的时候其实也是)。这就是对公众资源的“侵占”,用“侵占”二字,很多人都会反对,所以更好的说法是——“合情合理”的“占领使用”。

read more

创业让我必须成为超人(应约稿而写)

“朋友说”系列第二弹,请出抗癌公社CEO张马丁来说说他这一路的感悟。马丁是个实在人,在那个全中国还只有一家互助保险平台的时候,我们其实只是一个电话就搞定了投资意向。几天后马丁来北京第一次见面,晚上我们都喝的有点大,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话。

大家都喜欢说创业要不忘初心,但初心是什么?璞哥遇到的创业者八成以上的初心都仅仅是想做老板,想几点上班就几点上班,挣大钱……马丁创业,是为了告慰他癌症去世的母亲。初心和成不成功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毕竟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但它却关系到你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愿意为你的事业付出什么,做出什么样的坚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