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是天下最难的东西

做康爱公社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对人性有了更深的理解,深刻感觉这是全天下最难的东西。
比如康爱公社的一些受助人,公社帮了二三十万的,当媒体要证实时却不愿站出来,一个谢也不说,消失。这事曾让我抑郁过一阵。
再比如康爱公社的免费入社和免费政策,本意是给人最低的门槛给所有人哪怕最低收入者保障的可能、同时不触碰监管,但是实际上也会被人认为是圈套、骗局、说不定背后通过哪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赚钱,等等。
此类事情非常多,而且很难通过说或写表达,而且很多其实不好出来。当人们说人性好复杂的时候,他的意思其实是说,人性好坏啊!

read more

不讨巧

小时候妈妈就常说我:不会说话,不会讨巧。过了几十年,还是这样!最近在反思公社发展时,就深深感觉,做事真的不聪明。只要换个说法就能解决的问题,却往往演化成众矢之的。

本性难移,现在想改性格恐怕也难,但其实我也不想改。以前半生的经验和观察,讨巧,只能是一时之巧,不能持久。当一时之巧为人所醒悟、看穿,却往往反成仇敌。反而不如一开始就不讨巧,但当人们明白、醒悟,说不定还能演化成一些美好故事。

read more

所有依靠国家发牌照的行业都应该是微利行业

ICO从火热到被叫停是件挺有意思的事,但是别悲观,窃以为,ICO必然还会再度火爆,根源有二:一是全球对现有金融秩序的不满和寻求更高效率的融资方式的强烈需求,二是区块链等技术已经很难被某一国的政策所阻断。

关于第一点其实是我想表达的,如果一个行业是国家管制、需要发牌运营的,那么国家的牌照类似于某种“税收许可”,这个企业已经成为合法收税了,这个行业的每一分利润,已经间接的得利于所有纳税人。因为牌照有限,那么相当于所有人都无法逃脱,被强制征税。在此情况下,其暴利是对民众财富的剥夺,已经不能被认为合理。

read more

把康爱公社做成诚品书店一样的存在

我没去过诚品书店,但是从不同的场合看到过有人推荐。今天吴清友去世,才认真看了他的介绍、故事和演讲,感觉从中找到了共鸣。这是多么一个多么**的世界,以致每个人都不屑谈论理想和情怀。但是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们既要勇敢的谈论理想和情怀,也要深刻的明白,越是理想和情怀,越要现实,当不能脚踏实地一个一个的解决问题,任何理想和情怀也就只能是空中楼阁,讲的人也就成了大忽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