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讨巧

小时候妈妈就常说我:不会说话,不会讨巧。过了几十年,还是这样!最近在反思公社发展时,就深深感觉,做事真的不聪明。只要换个说法就能解决的问题,却往往演化成众矢之的。

本性难移,现在想改性格恐怕也难,但其实我也不想改。以前半生的经验和观察,讨巧,只能是一时之巧,不能持久。当一时之巧为人所醒悟、看穿,却往往反成仇敌。反而不如一开始就不讨巧,但当人们明白、醒悟,说不定还能演化成一些美好故事。

read more

所有依靠国家发牌照的行业都应该是微利行业

ICO从火热到被叫停是件挺有意思的事,但是别悲观,窃以为,ICO必然还会再度火爆,根源有二:一是全球对现有金融秩序的不满和寻求更高效率的融资方式的强烈需求,二是区块链等技术已经很难被某一国的政策所阻断。

关于第一点其实是我想表达的,如果一个行业是国家管制、需要发牌运营的,那么国家的牌照类似于某种“税收许可”,这个企业已经成为合法收税了,这个行业的每一分利润,已经间接的得利于所有纳税人。因为牌照有限,那么相当于所有人都无法逃脱,被强制征税。在此情况下,其暴利是对民众财富的剥夺,已经不能被认为合理。

read more

把康爱公社做成诚品书店一样的存在

我没去过诚品书店,但是从不同的场合看到过有人推荐。今天吴清友去世,才认真看了他的介绍、故事和演讲,感觉从中找到了共鸣。这是多么一个多么**的世界,以致每个人都不屑谈论理想和情怀。但是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们既要勇敢的谈论理想和情怀,也要深刻的明白,越是理想和情怀,越要现实,当不能脚踏实地一个一个的解决问题,任何理想和情怀也就只能是空中楼阁,讲的人也就成了大忽悠。

read more

保险及类保险创业是世界上最苦逼的创业

抗癌公社搞了6年才这个样?
跟人聊的时候,我时常能敏锐的感觉到他没好意思直接问的问题。
虽然,自身能力是最决定性的,我要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负上90%的责任,为此我也经常捶胸顿足自抽耳光。但我偶尔也认为,这还真不全怪咱,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怪就怪入错行了!
1、保险,低频,非刚需,逆选择现象严重;
2、大部分人群对于保险没有认识,什么是真正的保险也没概念,或者也可能是多年被误导的结果。
3、资本投资人,对于保险也无所知。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是不懂装懂,总之两个字,失望。(支持康爱公社的投资人除外)
4、政策环境,就那样,并不平等的赛场;
5、它需要一个long long time才能检验成色。

read more

再谈康爱公社的众保模式与现代保险业的不同及其意义

现代保险业(包括相互保险公司),其实质是一个基金,一个巨大的资金池,之所以形成这个情况,是因为它有两个假设一个客观上无法克服的困难。两个假设是:

1、大众不会自己管钱(所以不如交给我保险公司来管);

2、人是恶的和不诚信的(所以我先收费,免得你到时候不交钱)

这两个假设伴随一个难以克服的技术缺点就有了合理性:(互联网产生之前)缺乏技术手段通知投保人、无法做到事后收费,成本高。

read more

做医疗健康、卖保险、搞电商,是网络互助最终的出路吗?

我怀疑。

这些年的经验,让我时时有一个对自己的提醒,有些看起来很美好的,未必就一定美好。

医疗健康,有人在做,互助平台做的更好?不见得!
保险销售,也是一片红海,互助平台能做的更好?不见得!
凭什么认为互助用户会自然转向你的医健平台?保险平台?

互助平台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如果把互助平台看成类保险,那这个类保险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互助本身就不能盈利?
为什么不能盈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