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以前的老板们:我错了

在我做为员工的时候,经常抱怨:我们做不好某事,是因为人家公司怎样怎样,我们公司怎样怎样,如果~~~就好了。仿佛是公司的无能阻碍了我这天才。

现在我做了老板,才发现自己如此 喜欢这种抱怨。因为抱怨本身没有用处,抱怨的东西不会因为抱怨本身而得以解决。

没有退路,没得选择。只能立足现状面对现实,不具备的就是不具备,就是得在条件不具备的前提条件下去完成某事。

read more

关于P2P、去中心化、区块链、互助保险

区块链只是一种技术,可能有用的技术,但不必给予过高期望。就信任问题来说,只能有赖于社会道德水平的提高(法制为前提),将其托付给某种技术,只能带来崩盘式的损失。单纯的某种技术是靠不住的,需要与社会、法制、道德、认知达成一种系统。

过去我对于互联网去中心化的观点无比认同,对于p2p的互联网架构无比认同,但是现在越来越认识到,这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的理想主义。从互联网的实践看,不仅没有去中心,反而形成了更大的中心。中心换了某种方式存在,从一群人到另一群人而已。

read more

写给购买抗癌公社五周年纪念T恤的社员的信

2011年5月的母亲节,抗癌公社问世,但是在很长时间里,它不被人们认可,很多人评价它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乌托邦』。但是它很幸运的生存到现在,发展到20多万志同道合的社员;它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壮大,先后获得上百个媒体报道和6个大奖,在公益和保险领域取得影响,它所倡导的理念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回顾这个过程,我们最需要感谢的,就是我们这些社员,就是你!感谢你,首先信任我们而成为社员;感谢你,积极参与公社的讨论和活动,使得公社生机勃勃;感谢你,不断向身边亲友推荐公社,使得我们日渐壮大。感谢你,现在又参加到我们庆祝5周年的活动中来,给我们极大鼓舞。

read more

熊培云:个人如何改造社会(转)

我《联合早报》的一位朋友,因为金融危机的原因,前段时间回了新加坡。我很能理解他离别之时的伤感。国家不幸诗家幸,我们虽不希望这个时代有那么多的苦难,但对于一个记者来说,一切真的像费正清说的那样,转型期的中国是“统计学家的地狱,是记者的天堂”。

我当年去法国留学,刚去几个月就想回国,尤其因为孙志刚案的缘故,那时候我觉得时间在中国这边,我的热情在中国这边,我不能只是在互联网上看中国。和中国的这个大时代相比,现在的法国甚至整个欧洲都显得很乏味,哪像今天的中国,每天都在上演现实版的好莱坞大片。

read more

房价/股价什么时候到顶/底?

高手从来不会问这个问题,他们只是耐心等待,当趋势逆转的迹象有所表现并经一定程度的确认,就会像狙击手一样扣动板机,或像鳄鱼一样跃出死死咬住猎物。

我喜欢投机交易(对冲交易)胜过价值投资(绝不是说价值投资不好),因为少费不是脑子,当然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一定前提的。前提是痛苦的经历使你领悟、丰富的经验使你从容。

《大空头》里,那个发现问题并做空之后备受煎熬被投资人折磨的基金经理,是个英雄,但是绝不聪明。我们不会这么做,我们发现问题,然后耐心等待,以少受煎熬,哪怕少赚一点。引领趋势固然成就感巨大,但这其中的代价不是我们能承受的。

read more

真正为大众谋福利的,不要指望好报

《三体》里,罗辑和维德无疑是最能拯救人类的,但是他们的下场都不算好,罗辑即便身为执剑人也不被世人尊重,维德干脆被处死。我觉得是这样的安排正是小说的伟大之处,作者洞悉人类社会。这样的事在历史上比比皆是,即便耶稣,也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

能明了人类应该往何处去的,在这世上一定是极少数人,他们只能是少数分子。既然是少数人,那么他们的观点一定是与其它人所不同的。羊群效应、从众如流的人类肯定是不喜欢他们的。这少数人越正确,这大数人越不喜欢。而那些讨大众喜欢的人,不见得真的是为大众做出贡献的,他们可能只是在讨好而已。

read more

《三体》带来的震撼和启示

早就知道这本书的情节,但是当春节期间看原著,还是给我带来了难以名状的震撼和启发。这是难以表达的,想到几点写几点。

1、我们实在不应盯着眼前的一点利益,从大至宇宙小至人类的角度看我们自身,都是一粒虫子和沙子而已。

2、对于竞争,应从更高的维度和更长的周期去看。

3、不存在捷径。

4、既然都是要死的,那就做得更有意义一点。

5、人是一个矛盾的复合体,它本身就是一个宇宙。彻底了解自己是不可能,看不到的地方就是命运。

read more

抗癌公社誓死捍卫“中国首家”的荣誉

上文痛斥泛华保险虚假宣传、伪造宣称“中国首家”,被投诉,被微信认为侵权,给警告和屏蔽删除。

泛华的侵权投诉,辩称是“自己吸取国外经验加中国国情的创新,被抗癌公社抹黑为抄袭”,微信官方认为成立。

但是,我那篇文章的核心,根本不是指这一点,而是指它虚假宣传”首家“这个事实。他们的投诉成功的转移了微信审核人员的注意力。

它的模式是不是抄袭抗癌公社,且不论,而我指出的它不是类似模式的首家,而抗癌公社是这个模式的首家这个事实,我相信他们不敢直接回应。

read more

致无耻泛华保险、致新快报:请立即停止虚假宣传!

昨天晚上,一位朋友转给我一则新闻,《国内首个类保险线上互助平台引关注》,是关于泛华e互助的新闻。这个报道被很多媒体转载,影响广泛。这则报道让我夜不能寐,当然不是在2011年想出这个模式那个晚上激动的夜不能寐!

致无耻的泛华e互助:

抗癌公社问世于2011年母亲节,在2012年《广州日报》第一次公开报道,被数十家媒体转载。泛华e互助成立于2014年,哪个是“首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