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看待支付宝推相互保对康爱公社的冲击的?

有不少朋友表达了对公社的关心,在此回应一下。

先说一下对相互保模式的看法。

相互保采用了n多我们康爱公社原创的玩法,像0预收、事后收费、39岁年龄分段、30万目标等等,这本身就是对我们康爱公社团队能力和眼光的肯定(有这么优秀的团队,公社还能走更远)。

通过我对其规则的理解,相互保也是不能保证赔付的,其条款设立了中止运营的条件,这本质上跟康爱公社等网络互助玩法相同,成员权益的风险程度相同。但是,其背着保险公司的牌照这么玩,也算是一种体制内的创新,也算是一种降维打击吧。

相互保收取10%的服务费,是保险公司运营成本决定的,但对于行业是正面引导。康爱公社也在研究收费问题。当然我们跟保险公司的巨大运营成本不同,基本上很少的费用就够覆盖成本了。

相互保对于市场的真正教育,要等到其大规模的理赔展开之时,在这之前,其锋芒将无人能敌。在当大规模理赔爆发后,情况可能不一样,就像有越来越多人质疑公社一样。

再说一下对支付宝做这事的看法。

支付宝做这事,本身也在我们预期之内,这样的一件大好事,当市场上明白过来,谁都会抢着来做的,BAT等一干公司早晚也会这么干的。关于阿里做这个,我2014年发表过一篇《这将是马云必将投资的项目》,也算是一个预见。

对于网络互助行业来说,短期的冲击是大的,首先是心理上的。由于支付宝的巨大影响力,足以盖过康爱公社7年多辛辛苦苦建立的影响并超出数倍,这是没有办法的,资源摆在那里。但是就像很多事物一样,短期影响未必那么小,长期影响未必那么大。我们既然一直着眼长期,那短期的就忽略吧。

康爱公社历史上经历过多次类似冲击。2014年e互助上线时,我们紧张,人家是上市保险公司搞的、背景资本比我们强;2016年轻松筹和水滴互助等做这个时,我们也紧张,人家是腾讯系的。但是至今康爱公社仍在健康发展。

这几年的创业中,亲眼见证过O2O、互金、共享经济等数波跌宕起伏的创业热潮的观察,发现一个事物要长久,最终还是得回归其本质,无论再怎么轰轰烈烈的,如果本质判断不对,那一定也不可持续。所以,如果说竞争,那竞争的是对于事物本质的理解,而放到这一层面,所有互助都是同一起跑线的。回顾这几年的得失,才明白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自己。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句话,焦虑是哲学观出了问题,觉得有道理。我也经常问自己:做这个事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想一想,一切都豁然开朗。当回到初衷这一根本问题上,一切都是必然发生且都可接受的。康爱公社只要坚持初衷、追求本质,努力做到极致、克制贪婪、保持自律,它就是无敌的。回到初衷再看这事,支付宝推相互保,这本身就是康爱公社的一大成功。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