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网络互助成为保险时它就死了,兼谈网络互助的方向

相信银保监会的人一定做过深入研究,明智的将网络互助拒之于保险门外,是非常对的。网上有文章说什么利益集团阻碍什么的,这是主观和绑架,因为你不了解网络互助和保险的重大差别。本文闲扯说说这个。

今年是康爱公社运营第8个年头,目前我们能服务100多万社员,每月能帮助100位以上的不幸社友,但整个团队所有工资仅相当于保险公司的1名高管的薪水。如果康爱公社成为保险公司,那么光这个工资要怎么样才能赚到?愁死我了!

有人说,网络互助成为保险那么用户权益就更加确定了。这是没有看到网络互助这个模式的创新性和模式特点。成为保险,除了给保险行业带来不确定之外,并不能给用户任何实质上的确定性,这是由这种模式的特点决定的。任何所谓兜底,都是值得怀疑的靠不住的,在此情况下,给用户省钱不是更好?

我们可能很难意识到为了所谓的“确定性”支付了多少成本和溢价。一个“确定性”的东西你需要每年支出上千块,一个“不确定”的东西,每年支出100块,你选择哪个?即便不是非此即彼二选一,那么总是有人愿意尝试后者,我们就是提供给人们另外的可能性。

网络互助唯一的确定性,来自于它长期的稳定运行(基于科学)。只有时间说明互助平台的品质,其它都是假的。来的快的去的也快,在网络互助这事上,我不信什么爆炸式增长,更相信日久生情、日久见人心。我经常拿货币基金来举例,货币基金是不保本的,但是我们愿意将其替代活期存款,就是因其数十年的稳定表现决定的。

还有用户体验的问题。有人生病我们捐款5块还是10块,很少是经过周密计算的,就是一种帮人的感觉。网络互助某种程度上维护了这种感觉。当它成为一种保险,所有人都是一种利益交换,那种感觉、感情就不存在了(就像现代保险给人的感觉一样),世间少了多少美好。

这点可以拿“道德”和“法制”举例。老人跌倒路人扶起,这是一种道德、是美德,我们感觉都很好。但当某天立法,说老人跌到如果离他最近的人不去扶那他必须坐10年牢,虽然解决了问题,那世间就消失了一种美德,不见得世界会更好。

关于网络互助方向的问题,有人说网络互助必然发展成保险公司,我同样强烈反对。这就像你说路边的一个小吃店必须发展成全国连锁的餐饮集团才有价值、说一个社团必须要升级为政党教会一样才值得,问题是人家有那个必要吗、愿意操那个心吗?网络互助就是网络互助,它不需要发展成谁,就坚持做自己好了。

我不是说网络互助不需要监管,因为其模式特点和所在领域,它非常需要某种形式的监管(但不是对保险公司的那种监管)。让我担忧的睡不着觉的地方在于,我们做这事是出于善意,但如果某天发展成不可控的不可持续,损害了相信我们的那些人的利益,即便没人追究我们责任,那我们的良心上也将永远被谴责。所以,如果有明确的指导,那么我们非常欢迎。在此之前,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深入思考本质和长期存在的科学性、保持无限透明和与社员的真诚沟通。

PS:

写本文时有点兴奋,因为这相当于网络互助(众保)这种模式间接得到某种程度的认可(也可能喝多了咖啡),这是康爱公社坚持至今的某种精神安慰,之前解释的较累,现在有点扬眉吐气。

最后共勉:年轻人,不要总觉得被世界遗忘,当你快成功的时候,帮助会纷至沓来的。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