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视网络互助的人,你们还是没有get到互助的精髓

举个例子,随份子,这个大家都知道,谁家有红白事,亲戚朋友都会送点钱,表达祝福的同时为这些事筹集资金。
这是一种社交方式,也并没有非常强制的措施。大家心里都知道,如果自己碰到这样的事其它人也会送我点钱的,即使有几个人不送也没关系,也无所谓嘛!
所以,它是半社交、半慈善、微资金融通的一个东西。
但是,当把它放到一些保险精英那里去看,那这种东西千疮百孔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他们会说:我们保险开发个保险产品也可以达到更加精确、更有约束的效果。
但是,实际上,你就是做不到,再好的效果也无法替代这种传统。

康爱公社等网络互助平台要做的事,其实就是这个东西嘛,如果非要去扣保险的帽子,并不一定是我们想达到的目标。

过去保监会一位老师王以忠先生给我讲过一个事,让我印象深刻。

山东有个制作爆竹的村庄,因为这个生意很危险所以一旦有事,一家的劳动力往往随爆炸而去,所以村庄形成了传统,谁家有事,那他家的孩子老人由全村人去照顾,这样大家可以略带安心的去从事生产。
你说这是保险吗?
网络互助无非是通过互联网将这个村庄模式搬到网上而已嘛。
不要扣赗子。
当我们社会的各项保障工作做的很好时,我们马上愉快的死掉。

相互保的问题,是想将之上升为严格意义上的保险产品,那么就遭遇到一些保险精英专业的严格审视,所以被保险界拒绝有合理的成分,但是如果相互保工作的同仁跳开保险,多想想上面那个村庄的故事,相信更大的作为在后面。

不做保险不会死,丢了初衷才会死。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