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想相互宝,我对康爱公社更有信心了

我参加了康爱公社大病互助社和相互宝,在相互宝的每期分摊金额已经超过了康爱公社;即便相互宝发展迅猛,我们的老社友还是那么支持我们。这些都给我信心。但是,还有更重要的理由。

因为我发现,支付宝不老实了,它虚荣和傲慢起来而不尊重事实了,举个栗子:在相互宝所有的稿子中(我相信很多是枪稿),都会强调它起源于阿里的内部蒲公英计划,强调它启发了网络互助行业,而丝毫不提前赴后继蓬勃发展的网络互助对其的启发。

事实是:

——我在2011年开始搞这个时,是从教会募捐得到启发,从来没听到过什么蒲公英计划;

​——早期支付宝断了康爱公社的登录接口封杀我们、我多次联系客服解释、多次在当时支付宝论坛发帖,不被认可,认为非法。他们一开始就不认可这模式。

——很早我就跟其高管面谈讨论介绍康爱公社模式,我参加会议在台上演讲介绍公司时下面可就是阿里不少高管哟;

——我跟马爸爸写过三次信,其中有次是专门介绍康爱公社的(这个可能不算做理由,因为人说他未必看到)。

所以,打死我都不信,支付宝是自己想出来的相互宝、而不是部分借鉴了我们。试问:0费加入、不预收、事后分摊,等要素,不都是我们康爱公社组合起来的创新吗?蒲公英计划是什么跟这个有什么不同不是很清楚吗?康爱公社、e互助等对网络互助多年的探索、对监管边界的探索就这样被抹杀了吗?

所以说,在虚荣和傲慢起来的支付宝面前,我们倒是可以放心,从长期来看,它未必会做好这事。因为这样一来,我很怀疑他能坦然面对互助未来可能的情况,我很怀疑他会因虚荣或利益而偷改规则以及剽窃,当更多错误出现时,情况会不同。

当互助爆发很多问题的时候,我们或许能看到真面目。所以说百年公社的最大敌人永远是自己,不在支付宝,不在外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