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病公益筹款当成商业引流工具说明了中国互联网业者的堕落

如果买了新国产手机,首次打开浏览器等往往会有新闻推送,从中可以看到默认的推送有多么低俗,这被歌颂为流量下沉。

而大病公益筹款当成商业引流工具并取得成功,这也是类似的表现。流量越来越贵,贵到拿人们的善心做商业开发而不以为耻。

看《穷查理宝典》有个观点印象很深,有些事不违法,但最好不要去做。因为它还有很多看不到的社会成本。

有人说,借公益筹款让人们买医疗或保险,也是帮到人。这是没有原则的观点。就像说日本侵华客观上让中国人民团结一样,没有是非原则。

read more

地铁安检

一位老师说欧洲日本的地铁没有安检,甚至没有检票这个我不敢想象。上海北京深圳的地铁不但安检,还有人查身份证,尤其上海,我每次剃短发必被查身份证,可能看起来就不像好人。一开始我还很不适应,觉得气愤。现在被查惯了也就无所谓了。听说美国一个城市禁止人脸识别,这又是一个不敢想象的事。以安全之名,什么事都可以发生,这是很危险的,更危险的是人们习以为常。 read more

所有“羊毛出在猪身上”的商业模式未来都值得怀疑

羊毛出在猪身上,这是互联网时代比较受追捧的一种商业模式,好多公司以此追求“免费模式”大获成功,我本人在早期也希望能创造这样一种模式,比如康爱公社,我们最初设计的模式是从商业获得收入,维持公社运营的免费。

但是,随着对互联网的观察和个人思考的深入,对于这种做法开始怀疑,甚至某些情况下更极端的认为,它可能是不道德甚至邪恶的!

之所以有这种变化主要在于意识到——这个商业模式是以牺牲个人隐私和侵略个人时间为代价的。在做A事务(免费)的时候看到B事务(创收内容如广告),使人无法集中精力做A事不说,商家是否已经足够充分告知会出现与A不相关的B就是问题。再如你在A地点做某事,出现A地点的收费项目,必定是因为这个应用将你的位置信息用于了某处,而这种所谓授权,可能藏在密集的文字条款、以达到隐藏和弱化目的而已。

read more

如何看待近期的互助创业浪潮?

1、根本上是因为保障薄弱,相关行业问题不小,互助有市场空间。再根本是各种互助在人类历史中存在了几千年,还将存在几千年。

2、不少创业初心并非互助,而是要卖保险、做医疗,以互助作为获客跳板,资本推动,不会专注于此。

3、互助早期分摊压力小,理赔压力小,形势很好,但是越到后面越难,有些平台并没清醒认识。

4、互助获客并非他们想的那么容易。有些爆炸式的互助平台其用户增长并非来自互助本身。

read more

中国强大在于能否制造一千个华为

美国的强大不在于一个谷歌,一个脸书,他们有很多很多强大的公司,所以中国禁了其中对他们影响不大。

同理,中国的强大,不应在于一个华为一个中兴,也应该有很多很多强大的公司才行。

而形成一个强大的公司群,在于一个形成能强大公司群的机制。政府再牛,能扶持和补贴的数量也是有限的,而且,任何扶持和补贴都可能会打压另一群与之竞争的群体,反而会使市场竞争不平等,影响长期健康。公平的、法治的、优胜劣汰(而非相反)的市场机制才应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read more

千万别认为别人很了解你和你的产品

前两天做了一个ppt,写的很直白没有任何包装修饰,同事看了后,说我们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总认为别人很了解我们,但是其实不是,人家根本不了解我们的优势和好处,而ppt中这些都没有任何展现。

最近我也注意到,一些交流很多的好友,其实根本就是不是我们康爱公社的用户。这些人跟我关系这么好,怎么不是我的用户呢?

还有一位好友跟我说支付宝相互宝推了爸妈版,说你看人家,我很纳闷,这东西我们上线三四年了,你怎么竟然不知道呢?

read more

永远不要想在大病互助、大病众筹、大病保险领域追求暴利

因为只要是提到大病,人们的道德感就会很强,就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就会以高的道德标准要求,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也不能说是错的,因为关系生死和生存尊严问题。我们得承认这种压力,以高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同时要放低利润目标,承认在这样的领域追求暴利是不可能的。

当然,有些人或组织也意识到这点,想能否通过这个引流在其它地方变现,理论上是可能的,但总是有道德瑕疵被人诟病和攻击,能否长久成功也不得而知,至少我很怀疑。(当然,追求短期,赚一票就走人的除外。)

read more

经常生个病吧

最近两周牙疼把我折磨的够呛,本以为像以前一样几天就会好了,没想到现在变本加厉了,睡觉都不安稳。不过像往常一样,每当生病一方面知道健康的好,另一方面也会对人生有不同的看法,仿佛很多事都看透彻了,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但是正像以前的经验,没几天好了伤痕忘了疼,所以每年生次小病倒也不错。两年前带状疱疹也把我折磨的不轻,但是对后面的人生有什么指导吗?所以这次也不乐观。

read more

人家都把互助作为跳板

人家都把互助作为临时的跳板,只有你们笨的够可以,坚持在互助上。你知道人家每年卖多少保险吗?20亿!你们呢?0!人家的估值早就不是互助的估值了,而是保险的估值,这有多高。中国互联网,大多是跳板,快速上线、快速发展用户、快速融资、快速变现,快速跳到其它行业,甚至是不断跳。你们太笨了。

刚才那位位朋友不客气的又指出了这点。谁叫人家已经成功人士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移民美国了呢,说的我无言以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