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爱公社实现百年公社靠什么

昨天看了一个新闻,讲创业的惨烈,很多拿了大笔投资的、甚至腾讯阿里投资的、甚至腾讯阿里自己的项目,也失败或关掉的。通过亲身见闻,这些年也见识了n多失败的项目,有几个当年跟我们谈合作或投资的,甚至都已不存在了。

一方面是感觉创业的艰难,另一方面要思考,康爱公社的百年公社的承诺,到底应如何实现?

通过大规模的融资,或许能够帮助团队变现满足虚荣心或实现规模,但是不能保证百年公社的实现,大而败的多了去了;

read more

把大病公益筹款当成商业引流工具说明了中国互联网业者的堕落

如果买了新国产手机,首次打开浏览器等往往会有新闻推送,从中可以看到默认的推送有多么低俗,这被歌颂为流量下沉。

而大病公益筹款当成商业引流工具并取得成功,这也是类似的表现。流量越来越贵,贵到拿人们的善心做商业开发而不以为耻。

看《穷查理宝典》有个观点印象很深,有些事不违法,但最好不要去做。因为它还有很多看不到的社会成本。

有人说,借公益筹款让人们买医疗或保险,也是帮到人。这是没有原则的观点。就像说日本侵华客观上让中国人民团结一样,没有是非原则。

read more

成于情怀,不能败于情怀

2011年康爱公社上线的时候,基本上是没人看好的,先后遭遇支付宝封杀、百度封杀、微信发难、风投耻笑、资金断裂等,我们都克服困难坚持了下来,并带动行业风潮。所以说康爱公社始于情怀。

但是情怀又阻碍了公社的壮大,因为情怀,我又做出了几个失误性的决策和安排:

1、过早的出于风控目标进行制度优化,人为地硬生生地将增长速度拉了下来。

2、拒绝风险投资。为了保护所谓初心,拒绝了找上门来的主动投资者。没有重视引入更多风险投资,我们有两年几乎跟风投无接触。

read more

不断吞食毒苹果,联想到康爱公社的产品与利润

以前我是G粉,热衷各种安卓设备,有个同事一直在鼓吹苹果产品的各种好,我不以为然。后来朋友淘汰下来一部iphone6我接手使用,从那后一发不可收拾,以下是卖肾使用的苹果产品:

iphone6/iphone7s/二手iphoneX
ipad min2
iwatch 2
macbook air/macbook pro
imac(单位配)
airpod
icloud
键盘鼠标等
还有送给别人的imac/iphone/watch等产品

所以苹果这个公司让我越来越惊叹和由衷佩服,一个做电子产品的,怎么可能做的这么出色呢!

苹果产品也让我不断思考关于产品和利润,苹果的利润是其它厂商无与伦比的,但是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心甘情愿的去买单?很少人会说你赚太多了所以我不愿意用你的产品吧?相比下我们做康爱公社,一提到收入和利润就非常小心,甚至有时候都不敢提,生怕被人认为我们是要赚钱的公司,为什么会这样呢?

一方面可能从事领域的不同,一个是电子的,一个是为病人筹款的,后者说到收入和利润似乎不为人接受,但是从另外方面本身没什么区别,都是为人提供服务帮助人们解决某些问题,理论上取得合理合法的收入都不是问题。

所以另一方面可能更加重要,那就是我们的产品做的不行,对于产品的进步没有极致的追求,从而对于收入和利润没有自信。在一个体验不好、可有可无的产品面前,人们自然可有可无的付费。固然无形的互助服务与有形的苹果产品在产品形态上有天然劣势,但这也不是拒绝承认产品不行的借口。

苹果公司高产品品质的基础早期在于团队的天才的独特审美和追求,现在可能在其庞大的利润,利润与品质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越赚钱产品做的越好,产品做的越好就越赚钱。而我们康爱公社在不愿意追逐利润的情况下就会陷入恶性循环,产品做的不行,收入上不去,产品就更无法进步;产品无法进步,收入就更低。

这个恶性循环一定需要跳出去。康爱公社希做成一个具有苹果产品同等品质的产品,为此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即便在这样一个特殊的领域,也需要不断思考对于收入和利润合理的看法和为人接受的正确的做法。 read more

敌视网络互助的人,你们还是没有get到互助的精髓

举个例子,随份子,这个大家都知道,谁家有红白事,亲戚朋友都会送点钱,表达祝福的同时为这些事筹集资金。
这是一种社交方式,也并没有非常强制的措施。大家心里都知道,如果自己碰到这样的事其它人也会送我点钱的,即使有几个人不送也没关系,也无所谓嘛!
所以,它是半社交、半慈善、微资金融通的一个东西。
但是,当把它放到一些保险精英那里去看,那这种东西千疮百孔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他们会说:我们保险开发个保险产品也可以达到更加精确、更有约束的效果。
但是,实际上,你就是做不到,再好的效果也无法替代这种传统。

康爱公社等网络互助平台要做的事,其实就是这个东西嘛,如果非要去扣保险的帽子,并不一定是我们想达到的目标。

过去保监会一位老师王以忠先生给我讲过一个事,让我印象深刻。

山东有个制作爆竹的村庄,因为这个生意很危险所以一旦有事,一家的劳动力往往随爆炸而去,所以村庄形成了传统,谁家有事,那他家的孩子老人由全村人去照顾,这样大家可以略带安心的去从事生产。
你说这是保险吗?
网络互助无非是通过互联网将这个村庄模式搬到网上而已嘛。
不要扣赗子。
当我们社会的各项保障工作做的很好时,我们马上愉快的死掉。

相互保的问题,是想将之上升为严格意义上的保险产品,那么就遭遇到一些保险精英专业的严格审视,所以被保险界拒绝有合理的成分,但是如果相互保工作的同仁跳开保险,多想想上面那个村庄的故事,相信更大的作为在后面。

不做保险不会死,丢了初衷才会死。 read more

当网络互助成为保险时它就死了,兼谈网络互助的方向

相信银保监会的人一定做过深入研究,明智的将网络互助拒之于保险门外,是非常对的。网上有文章说什么利益集团阻碍什么的,这是主观和绑架,因为你不了解网络互助和保险的重大差别。本文闲扯说说这个。

今年是康爱公社运营第8个年头,目前我们能服务100多万社员,每月能帮助100位以上的不幸社友,但整个团队所有工资仅相当于保险公司的1名高管的薪水。如果康爱公社成为保险公司,那么光这个工资要怎么样才能赚到?愁死我了!

有人说,网络互助成为保险那么用户权益就更加确定了。这是没有看到网络互助这个模式的创新性和模式特点。成为保险,除了给保险行业带来不确定之外,并不能给用户任何实质上的确定性,这是由这种模式的特点决定的。任何所谓兜底,都是值得怀疑的靠不住的,在此情况下,给用户省钱不是更好?

我们可能很难意识到为了所谓的“确定性”支付了多少成本和溢价。一个“确定性”的东西你需要每年支出上千块,一个“不确定”的东西,每年支出100块,你选择哪个?即便不是非此即彼二选一,那么总是有人愿意尝试后者,我们就是提供给人们另外的可能性。

网络互助唯一的确定性,来自于它长期的稳定运行(基于科学)。只有时间说明互助平台的品质,其它都是假的。来的快的去的也快,在网络互助这事上,我不信什么爆炸式增长,更相信日久生情、日久见人心。我经常拿货币基金来举例,货币基金是不保本的,但是我们愿意将其替代活期存款,就是因其数十年的稳定表现决定的。

还有用户体验的问题。有人生病我们捐款5块还是10块,很少是经过周密计算的,就是一种帮人的感觉。网络互助某种程度上维护了这种感觉。当它成为一种保险,所有人都是一种利益交换,那种感觉、感情就不存在了(就像现代保险给人的感觉一样),世间少了多少美好。

这点可以拿“道德”和“法制”举例。老人跌倒路人扶起,这是一种道德、是美德,我们感觉都很好。但当某天立法,说老人跌到如果离他最近的人不去扶那他必须坐10年牢,虽然解决了问题,那世间就消失了一种美德,不见得世界会更好。

关于网络互助方向的问题,有人说网络互助必然发展成保险公司,我同样强烈反对。这就像你说路边的一个小吃店必须发展成全国连锁的餐饮集团才有价值、说一个社团必须要升级为政党教会一样才值得,问题是人家有那个必要吗、愿意操那个心吗?网络互助就是网络互助,它不需要发展成谁,就坚持做自己好了。

我不是说网络互助不需要监管,因为其模式特点和所在领域,它非常需要某种形式的监管(但不是对保险公司的那种监管)。让我担忧的睡不着觉的地方在于,我们做这事是出于善意,但如果某天发展成不可控的不可持续,损害了相信我们的那些人的利益,即便没人追究我们责任,那我们的良心上也将永远被谴责。所以,如果有明确的指导,那么我们非常欢迎。在此之前,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深入思考本质和长期存在的科学性、保持无限透明和与社员的真诚沟通。

PS:

写本文时有点兴奋,因为这相当于网络互助(众保)这种模式间接得到某种程度的认可(也可能喝多了咖啡),这是康爱公社坚持至今的某种精神安慰,之前解释的较累,现在有点扬眉吐气。

最后共勉:年轻人,不要总觉得被世界遗忘,当你快成功的时候,帮助会纷至沓来的。 read more

为什么说康爱公社是无敌的?

1、康爱公社2011年问世,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中国运营时间最长的大病互助平台,即便其它开创性的第一不讲,至少这两项是无人能敌的,只要公社不关门,就永远不会有人超越我们。

2、康爱公社的事业,是辅助解决解决大病医疗费问题。今天看到一张很震撼的图片,他们几乎大概率会得尘肺病被憋死,但是没有医保,就解决这样的问题来说,大家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互补合作大于竞争。

3、康爱公社是有点金融属性的东西,我在金融行业呆过多年,深知其中风险,在金融这个行业,做大不如做久更有价值,也是对用户的最大负责。所以,如果说有竞争,其实多半是跟自己的竞争,是追求短信火爆和长期平淡,是否能抵制诱惑、管住自己的问题。 read more

我是如何看待支付宝推相互保对康爱公社的冲击的?

有不少朋友表达了对公社的关心,在此回应一下。

先说一下对相互保模式的看法。

相互保采用了n多我们康爱公社原创的玩法,像0预收、事后收费、39岁年龄分段、30万目标等等,这本身就是对我们康爱公社团队能力和眼光的肯定(有这么优秀的团队,公社还能走更远)。

通过我对其规则的理解,相互保也是不能保证赔付的,其条款设立了中止运营的条件,这本质上跟康爱公社等网络互助玩法相同,成员权益的风险程度相同。但是,其背着保险公司的牌照这么玩,也算是一种体制内的创新,也算是一种降维打击吧。

相互保收取10%的服务费,是保险公司运营成本决定的,但对于行业是正面引导。康爱公社也在研究收费问题。当然我们跟保险公司的巨大运营成本不同,基本上很少的费用就够覆盖成本了。

相互保对于市场的真正教育,要等到其大规模的理赔展开之时,在这之前,其锋芒将无人能敌。在当大规模理赔爆发后,情况可能不一样,就像有越来越多人质疑公社一样。

再说一下对支付宝做这事的看法。

支付宝做这事,本身也在我们预期之内,这样的一件大好事,当市场上明白过来,谁都会抢着来做的,BAT等一干公司早晚也会这么干的。关于阿里做这个,我2014年发表过一篇《这将是马云必将投资的项目》,也算是一个预见。

对于网络互助行业来说,短期的冲击是大的,首先是心理上的。由于支付宝的巨大影响力,足以盖过康爱公社7年多辛辛苦苦建立的影响并超出数倍,这是没有办法的,资源摆在那里。但是就像很多事物一样,短期影响未必那么小,长期影响未必那么大。我们既然一直着眼长期,那短期的就忽略吧。

康爱公社历史上经历过多次类似冲击。2014年e互助上线时,我们紧张,人家是上市保险公司搞的、背景资本比我们强;2016年轻松筹和水滴互助等做这个时,我们也紧张,人家是腾讯系的。但是至今康爱公社仍在健康发展。

这几年的创业中,亲眼见证过O2O、互金、共享经济等数波跌宕起伏的创业热潮的观察,发现一个事物要长久,最终还是得回归其本质,无论再怎么轰轰烈烈的,如果本质判断不对,那一定也不可持续。所以,如果说竞争,那竞争的是对于事物本质的理解,而放到这一层面,所有互助都是同一起跑线的。回顾这几年的得失,才明白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自己。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句话,焦虑是哲学观出了问题,觉得有道理。我也经常问自己:做这个事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想一想,一切都豁然开朗。当回到初衷这一根本问题上,一切都是必然发生且都可接受的。康爱公社只要坚持初衷、追求本质,努力做到极致、克制贪婪、保持自律,它就是无敌的。回到初衷再看这事,支付宝推相互保,这本身就是康爱公社的一大成功。 read more

我们并没有尽力

有个故事,父亲对儿子说,你能不能抱起地上这块石头。儿子尝试各种方法去抱但石头纹丝不动,于是对父亲说:我尽力了。父亲说:儿子,你并没有尽力,我在你旁边,你却没有请我帮忙。

之所以想起这个故事,是互动吧CEO王富强让我在朋友圈帮他转一个他们产品的帖子,这位CEO主动找我转不是第一次。所以我意识到,自己几乎从来没有去跟谁私聊请求对方帮我转下某个宣传文章。

这也是康爱公社创业来的致命伤,我们几乎从没有主动push——投资、媒体报道,主动去找的,少!甚至连热心社友、普通社员,都是主动找来的,我们并没有像样的营销推广。还经常自慰:佛系创业!

对比之下尽是伤害,成功与不成功的玄机,可能就在这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