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羊毛出在猪身上”的商业模式未来都值得怀疑

羊毛出在猪身上,这是互联网时代比较受追捧的一种商业模式,好多公司以此追求“免费模式”大获成功,我本人在早期也希望能创造这样一种模式,比如康爱公社,我们最初设计的模式是从商业获得收入,维持公社运营的免费。

但是,随着对互联网的观察和个人思考的深入,对于这种做法开始怀疑,甚至某些情况下更极端的认为,它可能是不道德甚至邪恶的!

之所以有这种变化主要在于意识到——这个商业模式是以牺牲个人隐私和侵略个人时间为代价的。在做A事务(免费)的时候看到B事务(创收内容如广告),使人无法集中精力做A事不说,商家是否已经足够充分告知会出现与A不相关的B就是问题。再如你在A地点做某事,出现A地点的收费项目,必定是因为这个应用将你的位置信息用于了某处,而这种所谓授权,可能藏在密集的文字条款、以达到隐藏和弱化目的而已。

read more

如何看待近期的互助创业浪潮?

1、根本上是因为保障薄弱,相关行业问题不小,互助有市场空间。再根本是各种互助在人类历史中存在了几千年,还将存在几千年。

2、不少创业初心并非互助,而是要卖保险、做医疗,以互助作为获客跳板,资本推动,不会专注于此。

3、互助早期分摊压力小,理赔压力小,形势很好,但是越到后面越难,有些平台并没清醒认识。

4、互助获客并非他们想的那么容易。有些爆炸式的互助平台其用户增长并非来自互助本身。

read more

中国强大在于能否制造一千个华为

美国的强大不在于一个谷歌,一个脸书,他们有很多很多强大的公司,所以中国禁了其中对他们影响不大。

同理,中国的强大,不应在于一个华为一个中兴,也应该有很多很多强大的公司才行。

而形成一个强大的公司群,在于一个形成能强大公司群的机制。政府再牛,能扶持和补贴的数量也是有限的,而且,任何扶持和补贴都可能会打压另一群与之竞争的群体,反而会使市场竞争不平等,影响长期健康。公平的、法治的、优胜劣汰(而非相反)的市场机制才应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read more

取回存在云上的文件需要花钱

百度云盘上,几十G的文件,想下载下来,被限制几十K,现在下载了三四天了,才下了三分之一左右。想不限速,买超级会员。

WPS云盘上的文件,想下载,对不起,先升级会员,不想花这个钱,只好一个个下载。

有道云笔记想一次性导出,有这个功能,90天只能用一次,好吧。导出,但是运行了几分钟,提示:导出失败。再导,对不起,90天内无法使用了。

这是国产软件特有的问题吗?现在我已经删了这些软件。准备花钱改icloud或onedrive试试看!

read more

互联网创业已死,所以出现互联网裁员潮

很多明星公司加入了裁员的大潮,这里面固然有国内外经济的因素,但也是互联网本身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必然的,我认为互联网创业已死,下一轮的互联网热潮有没有还不一定。

一个事物之初,百废待兴,会有大量的就业机会,每个机会都能活,而现在经过二十三年的惊人发展,互联网已经提前成熟,从几个方面看已经失去了再次快速发展的可能,大的生态几乎不可能再有。

1、创新已经停滞。创新已领先于需求和监管,很久看不到耳目一新的创新了,从技术到模式。

2、垄断。BAT和TMD等基本垄断,小公司要么占队,要么被抄袭收割,独立发展的可能性很小,无论2B还是2C。

3、互联网用户的增量减少,存量间你争我夺比较惨烈,互联网行业的罗曼蒂克史已经消亡。

4、技术成熟,创业的技术门槛虽然不断提高,但再也无法形成核心竞争力。

5、互联网发展模式的回归。过去追求数字爆炸、泡沫式发展,现在到了消亡的时间,还债的时候。

6、草根创业已无可能。没点资源只有想法,断了念想。

7、互联网用户的成熟。以前凑热闹,现在看门道。

8、监管的加强。政府已经不断学习和反映过来,开始将互联网所有领域纳入监管,使得一些灰色地带的创业越来越少。

这不是说互联网创业不再做,而是得改变思维,想做一个生态或平台,机会已经丧失,但正如森林生态,物种依然丰富多彩。我认为上半场的互联网可称为“营销互联网”,拼营销能力拼流量拼场景拼用户数,下半场的互联网得称为“工匠互联网”。就是当增量停止你增我减时,必须得沉心做事到极致。据说德国和日本很多百年老店、百年小店,但相信这是竞争的结果,而不是他们品德高尚的结果。当竞争到一定阶段,做大不再可能,就必须精心雕琢提高手艺了。 read more

当网络互助成为保险时它就死了,兼谈网络互助的方向

相信银保监会的人一定做过深入研究,明智的将网络互助拒之于保险门外,是非常对的。网上有文章说什么利益集团阻碍什么的,这是主观和绑架,因为你不了解网络互助和保险的重大差别。本文闲扯说说这个。

今年是康爱公社运营第8个年头,目前我们能服务100多万社员,每月能帮助100位以上的不幸社友,但整个团队所有工资仅相当于保险公司的1名高管的薪水。如果康爱公社成为保险公司,那么光这个工资要怎么样才能赚到?愁死我了!

有人说,网络互助成为保险那么用户权益就更加确定了。这是没有看到网络互助这个模式的创新性和模式特点。成为保险,除了给保险行业带来不确定之外,并不能给用户任何实质上的确定性,这是由这种模式的特点决定的。任何所谓兜底,都是值得怀疑的靠不住的,在此情况下,给用户省钱不是更好?

我们可能很难意识到为了所谓的“确定性”支付了多少成本和溢价。一个“确定性”的东西你需要每年支出上千块,一个“不确定”的东西,每年支出100块,你选择哪个?即便不是非此即彼二选一,那么总是有人愿意尝试后者,我们就是提供给人们另外的可能性。

网络互助唯一的确定性,来自于它长期的稳定运行(基于科学)。只有时间说明互助平台的品质,其它都是假的。来的快的去的也快,在网络互助这事上,我不信什么爆炸式增长,更相信日久生情、日久见人心。我经常拿货币基金来举例,货币基金是不保本的,但是我们愿意将其替代活期存款,就是因其数十年的稳定表现决定的。

还有用户体验的问题。有人生病我们捐款5块还是10块,很少是经过周密计算的,就是一种帮人的感觉。网络互助某种程度上维护了这种感觉。当它成为一种保险,所有人都是一种利益交换,那种感觉、感情就不存在了(就像现代保险给人的感觉一样),世间少了多少美好。

这点可以拿“道德”和“法制”举例。老人跌倒路人扶起,这是一种道德、是美德,我们感觉都很好。但当某天立法,说老人跌到如果离他最近的人不去扶那他必须坐10年牢,虽然解决了问题,那世间就消失了一种美德,不见得世界会更好。

关于网络互助方向的问题,有人说网络互助必然发展成保险公司,我同样强烈反对。这就像你说路边的一个小吃店必须发展成全国连锁的餐饮集团才有价值、说一个社团必须要升级为政党教会一样才值得,问题是人家有那个必要吗、愿意操那个心吗?网络互助就是网络互助,它不需要发展成谁,就坚持做自己好了。

我不是说网络互助不需要监管,因为其模式特点和所在领域,它非常需要某种形式的监管(但不是对保险公司的那种监管)。让我担忧的睡不着觉的地方在于,我们做这事是出于善意,但如果某天发展成不可控的不可持续,损害了相信我们的那些人的利益,即便没人追究我们责任,那我们的良心上也将永远被谴责。所以,如果有明确的指导,那么我们非常欢迎。在此之前,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深入思考本质和长期存在的科学性、保持无限透明和与社员的真诚沟通。

PS:

写本文时有点兴奋,因为这相当于网络互助(众保)这种模式间接得到某种程度的认可(也可能喝多了咖啡),这是康爱公社坚持至今的某种精神安慰,之前解释的较累,现在有点扬眉吐气。

最后共勉:年轻人,不要总觉得被世界遗忘,当你快成功的时候,帮助会纷至沓来的。 read more

京东,退出双11购物节吧

十年来,我是钻石级重度京东自营商品买家,且几乎从来不在天猫上购物,因为京东自营送货快、准时、有发票。但是今年来,对京东的信心开始动摇,因为发生过数次送货延误的事情,最近双11,连续两天两个包裹都延迟了。对上班来说,这就很麻烦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根本就在于京东在追求GMV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拿己之短攻人之长,犯了兵家之大忌。体现在两点:一是弱化了京东自营,二是未能坚守京东物流品质。我今天的不满主要针对后者!

天猫的快递非自营,分期到数十家快递公司,所以它对快递数量处理能力上弹性很大,搞个双11快递压力也是分散到很多快递公司共同承担,但是京东自营一直以自营快递著称,据说多为员工制,对于突发的包裹数量缺乏弹性,所以才在双11时力不从心。

我觉得,当务之急,京东应该勇敢的发表声明,退出双11的购物竞争之列,且表态限制每日快递包裹数量以承诺准时送达,既然在数据上已经比不过天猫,那何不勇敢承认?更不要搞什么数字游戏。现在京东已走在了淘宝天猫设定的竞争路线上,那就是被带到沟里去的命运,失去消费者也是自然的。就我来说,今年来已开始重新在当当上购物,还有严选等。

京东的根本优势还在其物流,如果根上动摇了,那它就没啥值得骄傲的了。所谓弃车保帅,公开宣布从明年起退出双11竞争,捡回平常心和重心,不失赢回人心的明智之举! read more

关于产品和外部合作的一点感受

1、99%的商务合作、外部合作洽谈只是空谈,不可能达成。好多谈起来很令人兴奋的idea,没有三天就会冷下来,而到了具体实施的阶段,更是一大堆问题冒出来。

2、估计80%的功能,都是产品经理的一厢情愿。

3、一个产品就有一个产品的灵魂和基因,它一出生,也就被固定了并走向死亡。这是命,改不了。

4、想通过做A去曲线做B,想法美好,但基本不通。A就是A,B就是B,即便临时做成了,后面也也坑等着。

5、共享经济的产品,最佳的思路就是顺其自然,任何人为的推动,都将扭曲其本质。但是在竞争的市场环境下,不去人为推动基本很难做到。

6、对产品本质的认识,决定了发展路线。但对本质的认识,成功了叫深度思考,失败了就是认识错误,但其实就是一种有点科学依据的赌博。

7、不能跟用户走的太近,屁股决定脑袋。

8、团队讨论基本起不了大作用,决策上还是需要专制。对于创新业务,本身就是依赖于创建人的直觉的,讨论使之平庸。

9、做加法容易,做减法难。 read more

数字货币为什么封杀不了

1、数字货币有坚实的经济学理论基础。代表人物就是哈耶克的人人都可以发行货币的理论,崇尚自由经济的人们多会支持发行数字货币的。

2、总有国家想从数字货币领域获利。多元化的世界的好处,就是总有国家会从管制的不对称中渔利,除非全世界达成禁止数字货币的共识,因为第1点的存在,使得法理基础并不存在。所以,总会有国家支持数字货币合法化,技术的无界性使数字货币继续存在。

3、数字货币的赚钱效应,使很多全世界最聪明的人都投身其中,这些人有能力解决大部分问题。还有更多的普通人,奔着暴富的目的,前赴后继投身其中。这是人群基础。

4、技术的进化。数字货币建立于技术之上,有可持续的技术优势,技术进步总是会领先于监管。

5、国家的存在,使得多种货币流通、转换成本、监管成本高昂,使全世界寻求统一货币的需求很强烈,数字货币出现就像当年秦始皇统一货币一样,有深远意义。

6、数字货币行业已成生态,已经无法斩草除根。

当前阶段,因场景受限,可把数字货币看成某种电子宠物,关注的人多了,有了稀缺性,就有其价值。对某一币种,当有更多的人关注,其价值就会越大。现实中,一只宠物狗都很值钱,有人还专门哄抢耐克限量版鞋,就是类似道理。

混乱是必然的而且是长期的,各种乱象是这个事物的必然代价。泡沫,甚至是一个新事物早期发展的好环境。从长期看,历史阻挡不了这股潮流。鉴于国家观念还很强大,数字货币将长期与法币共存。 read more

所有宣称『去中心』的,无非是想成为另一种形式的『中心』

我1997年-2001年读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房地产经营管理方向,当时互联网刚起一波,所以我对互联网去中介的宣称非常感兴趣,而且写过几篇文章,认为房产中介是必然消失的职业。但是十几年过去了,房产中介依然坚挺,不少号称去中介的互联网+房地产创业却已经关门或消沉。从我本人经历,这些年十几次租房,绝大部分还是通过中介。所以我现在怀疑,『去中介』是否只是一个类似『打土豪分田地』一样,只是口号而已。

为什么中介没有被去掉?为什么中介公司这个中心没有被去掉?根本原因是当初没看到中介和其组织的真实价值,这种价值并没有被互联网实现,所以它也就无法被取代。这是这种组织形式所隐藏的价值,形式可以变化,但是本质是不变的。

很多行业,都有类似的情况,我们看到了其表面上组织结构、费用成本的不优,但是没有看到其内存价值和合理性,而且还些还有行业特殊性、历史延续性、监管特殊性。所以我们看到互联网上那些号称颠覆性的创业,绝大多数没有实现『去中介』和『去中心』的目标。而且有意思的是,那些当初打着这口号的,已经成为互联网上的另一种形式的中介和中心,看携程、美团、滴滴、阿里巴巴,他们不都成了某种信息和信任的中介和中心了吗?有个二手车商喊口号『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可能也是牺牲一些短期利益先成为一个大中心罢了。

这种初衷与结果的不一,是经济利益推动的必然、是商业的必然,如果一个商业组织不成为某个中心,它就没有任何商业价值。因为能实现去中心的,其实体必然高度分散而且追求体量和规则对等,就像沙子一样,一堆沙子有商业价值,但对于每粒沙子,绝谈不上商业价值了。

所以,对于区块链等现在宣称的『去中心化』,我们还是得保持警惕,从我上面的逻辑判断,它很可能不会实现,这口号掩盖了很多想成为某个中心的组织的真实目的(这是区块链公司的商业价值)。而如果万一实现了,那么它本身也就把自己的商业价值给打掉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