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百度下线灯火互助

在各个大厂纷纷推出互助计划的时候,百度停止运营灯火互助,我有点感慨。

我一直认为,互助不同于一般的商业创业。大部分创业停止运营不会给用户带来太大损失,即便淘宝京东今天停止了,用户除了生活的小部分不便,可能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大不同,但是大病互助不同,如果互助平台停运,那一直在上面寻求保障的用户可能就一下子失去保障,如果此时不幸发生什么,那就是一大笔的损失。

read more

疫情发展对我的一点启示

疫情发展到现在,跟隐瞒压制和粉饰气氛有很大关系,如果人们一开始就知道真相,可能也不会演变为现在的不满,这提醒我们,无论是做人做事还是公社的事务,无论是对同事还是对用户,都要说真话,高度透明。真话一时不爽,但是长期没有后遗症;透明可能增加工作量,但减少未来的工作量。而同时参与做事的人也可以活的轻松少负担。一个隐瞒和谎话需要更多隐瞒和谎话去圆,多累。所以我们公社事务、数据都要保证高度真实性和透明度,网站每个数字都要有依据,所碰到的困难也要及时跟社员沟通,通过公告和论坛等方式,参与的每个人做这事都要无愧于心,心地坦荡。

read more

做加法和做减法

早前在证券公司上班时的领导赵宇先生曾跟我多次跟我谈话,他结合我之前的经历和在公司工作的一些情况,建议我工作中注意做加法。因为我的风格,就是一个工作见效果不好往往喜欢彻底关掉、另起炉灶,完全不考虑之前的投入和积累。不仅工作中,以业余爱好做网站来说,从2001年我业余也制作过十数个网站,有些也发展到一定规模和影响,但是几乎都被我关掉,现在想想非常可惜。

近两年在不断回味和履行『做加法』的指引(康爱公社完全是做加法至今的结果)的同时,同时也对『做减法』产生了新感悟。因为个人的浮躁、不冷静、不坚定、认知水平低,在不少方面都做了无用功,固然有探索的成分,但也更多的是对虚华的追求,最终造成损失。

所以近一年来,实际上一直在思考和实践做减法,从前段时间受『断舍离』主义的影响开始整理物品扔东西,到最近在公司业务的很多方面做削砍,此外仍在不断思考在更多领域做减法,包括个人生活,都想将减法贯彻到底。

赵总提醒我的做加法,和我自己领悟的做减法,其实可能是殊途同归的一回事,那就是在某个固定的事情上不断精进、减少枝蔓、聚焦专注。个人、团队的精力和资源都是极其有限的,在竞争激烈的今天想在几个方面同时取得成功几乎不可能。

这里的纠结就是,做加法的那件事是否一定会成功?做减法的那些事是否一定没价值?这可能是过去没有悟出答案的地方,最近仿佛也悟出了点答案,这个问题还得取决于每个人的哲学观,即如何看待成败和得失,如何看待我们追求的目标。就像一个人开个咖啡馆做到盈亏平衡就很开心、另一个做成了很大的产业仍认为很失败,取决于我们每人哲学观决定的判断标准。此外还包含了我们对于成功实现路径的认知,就是假定我们想达到同一目标,那么是从小处做起还是从大处全盘行动,是单点突击还是多管齐下。对于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选择,但是这还是根本取决于我们的实力,从普遍角度看99%的人可能还是得从前者,就像一个只有点小资金的人要去做一个大生态,我们多半都不会信。但如果这人说只有生态做成他的事业才能建立,那就是我们看待成功路径的不同了。 read more

佛系创业

我们的目标是希望人人都有保障生活更轻松,有人比我们更有才智、更有能力、更多资金、更加忘我的工作,也想做成类似的结果,那不是对我们对大的帮助吗?

如果说竞争是惨烈的、你死我活的。那么我们的目标,就是让自身站在尽可能高的高处,当对手战胜我们踏过我们尸体的时候必须得站更更高,那我们仍是死有所值的。而且我认为天地这么广阔,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不尽然是你死我活的,互相促进推动,也是好事。

我们的初衷是什么?我们的敌人是谁?多想想这个问题,就可以不过多的担心竞争。心中无敌,也不无敌于天下,努力做的更好,便是了!正是:

如若有佛意,
处处皆修行。
铁鞋无觅处,
但从心中求! read more

保险类创业为什么这么难

一个人得了大病后,他肯花29.5万去买30万保额的重疾险,但是在这之前他还健康时,却不愿花295块去买。

这是人性。

人性就是看不得资金数字的减少,喜欢看资金数字的增加。

所以,理财领域的N多的骗子们得逞,屡屡爆出几百亿的大案,但是保险类的骗子似乎听到很少,这也反面说明保险之难搞。

所以,真正想做保险创业的(想做真保险的),即便那些表面风光的,背后不见得怎样,心里也一定苦,因为他在做一个跟人性搏斗的事,何其艰难。

互助,类保险,目前看似不错,只是因为新鲜罢了,很多问题还没有展现出来,但是,当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之后,它是否经得起时间检验,还未知。但是我敢肯定,一两年之后,一定会有很多不好的事发生。

因为本质上,互助也是跟人性做斗争,只是早期人性的展现还不那么充分罢了。

这不仅是中国吧,在不少国外电影中,也对保险从业人员挖苦、嘲讽,可见保险难这种现象是世界级的。从全球保险类创业公司市值表现看,像众安保险可能算是比较大的成功,但这种不能算是一般意义上的保险创业不具模仿性,除此之外国内外似乎都没有很成功的典范出来。

有人说,社会意识在改善啊,看买保障类保险的不是越来越多了嘛?

没错,但是,这种产品基本上创业公司不会占到什么便宜了。一旦大众都认识到的问题,BAT们肯定站出来收割。保险,天生适合数字公司们去做。

一边想教育人们,一边被巨头收割,难。保险类创业的小公司们,哭吧哭吧不是罪。。。 read more

创业让我必须成为超人(应约稿而写)

“朋友说”系列第二弹,请出抗癌公社CEO张马丁来说说他这一路的感悟。马丁是个实在人,在那个全中国还只有一家互助保险平台的时候,我们其实只是一个电话就搞定了投资意向。几天后马丁来北京第一次见面,晚上我们都喝的有点大,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话。

大家都喜欢说创业要不忘初心,但初心是什么?璞哥遇到的创业者八成以上的初心都仅仅是想做老板,想几点上班就几点上班,挣大钱……马丁创业,是为了告慰他癌症去世的母亲。初心和成不成功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毕竟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但它却关系到你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愿意为你的事业付出什么,做出什么样的坚持。

抗癌公社还在路上,下面的分享大家不会看到自我吹捧,也不会看到行业如何如何,未来如何如何,有的只是张马丁最诚恳的实话。在合适的时候,璞哥给大家好好说说张马丁这个人,而今天,还是请大家看看一个创业者真实的生活、困境、坚持和初心,只是冰山一角,但对很多浮躁的创业爱好者,应该会有些帮助!

抗癌公社(kags.com)开创了一种互联网共享方式解决大病医疗费的保障模式——众保模式,在2011年问世后的三年里面却无人问津,找各种推广资源都不可得,参加各种创业活动不受待见,找投资更是被投资人骂惨。但是幸运的是在这种无人问津的情况下我坚持了三年,终于在2014年下半年获得策源创投冯波先生和王璞先生的慧眼识珠,给了我一笔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本以为困难可以告一段落,但是没有想到度过短暂的快乐之后,考验接踵而至。

技术出走,让我成为程序员

拿到投资后大手大脚花钱做推广,但是效果不尽如人意。2015年年初,为了更好的发展项目,我从上海迁移到北京,在北京招募团队想大干一番。但是团队建成磨合不久就发生问题。由于我认为其中一位成员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创业中,于就把他赶出了团队。作为报复,他带走对我们当时最重要的技术人员。而此时抗癌公社的第二起大病案例发生,我们必须马上进行筹款,而此时应用的支付功能还没有完成。

技术人员在我请求完成支付功能再走后没有同意,我也便没有再作挽留,当然肯定没有克扣任何工资。那个晚上我盯着电脑一筹莫展,眼泪不由自主的哗哗的流了下来。这是我创业过程中的第一次流泪,也必将是最后一次。

得解决问题!我马上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一位兼职,是位php程序员(我们系统是.net开发的),克服困难解决了眼前的支付问题。

由于后来资金不到位的问题,我招不起新的全职技术人员。后来又持续不断的产生新的问题,于是我只能硬着头皮看代码,终于,通过几个月的学习,我开始能解决一些小问题小bug,再后来基本能熟练在c#下搞较复杂的开发。在此后很长时间内,抗癌公社的网站、微信及app的各项工作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

资金断裂,让我成为外汇期货交易员

从2011年开始,抗癌公社融资一直不顺利,在策源投给我第一笔天使投资之后,我们于2015年下半年打算融pre-A,但是正好赶上资本降温,加之风投对我们的模式很陌生,国内外也找不到好的对标。这段期间我见了近二三十家风投,都无结果。我们资金断裂了。

此时,感谢我留下来的创业伙伴,他们都无一例外选择了低工资,同时主动报名参加各种带奖金的创业比赛,我们竟然先后斩获上百万的奖金。这解决了团队的基本工资问题。

我自己,也坚持每月拿3000块。但作为CEO,还有非常多的额外花销,此外还有技术上的各种投入,我坚持不从公司这些奖金中拿钱。如何解决生活问题?我想到了金融投机交易。

在创业抗癌公社之前和前三年,我在证券公司上班,期间自行研究交易系统,有一段时间很着迷(当然亏了好多钱),但在后来,基本能赢利,在拿到天使投资之前生活的钱基本来自这里,拿到天使投资之后觉得创业更加重要,暂时放弃了。现在既然要用钱,我又拿出了之前的交易系统。

自己借了一些钱,加上朋友帮助贷款,凑了数十万,我又进入了外汇和期货。创业给我的磨练也让我更加稳重起来,严格的执行交易纪律和持续不断的刻苦学习,加上运气,让我尝尽甜头。从2015年年底到2016年上半年,主要参与了螺纹刚、棉花等国内期货品种和欧元对美元的交易,由于赶上几年一遇的好行情,尤其是棉花期货和美元对日元,更是获利不少。本金翻了近6倍,使我进入“百万富翁”的行列。真有造化弄人之感。

有了这个能力,再看抗癌公社,让我更加从容,即便再长时间融不到资金也没有问题,说不定这是上帝的安排,对抗癌公社未来有怎样的启示也说不定。

 

现在,抗癌公社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一方面我们自身的进步也很明显,社员已经近47万,已经帮助过11个案例,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助人自助”的理念成为社员,完善自身保障的同时也帮助别人。另一方面行业的模仿者越来越多(据说现在已有50多家),资本也越来越认可这个模式,三四年的孤独寂寞冷已经过去,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风口。环境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反过来行业的热闹伴随的竞争又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压力。当然我们不会放弃,既然作为创业最大的两个坑都走过,那后面的困难也不算什么了。我相信只要不忘初衷,牢记“打不死你的会让你更强大”的道理,在如此坚强的团队的帮助之下,一定能克服各种困难,将抗癌公社打造成“百年公社”!

  read more

致我以前的老板们:我错了

在我做为员工的时候,经常抱怨:我们做不好某事,是因为人家公司怎样怎样,我们公司怎样怎样,如果~~~就好了。仿佛是公司的无能阻碍了我这天才。

现在我做了老板,才发现自己如此 喜欢这种抱怨。因为抱怨本身没有用处,抱怨的东西不会因为抱怨本身而得以解决。

没有退路,没得选择。只能立足现状面对现实,不具备的就是不具备,就是得在条件不具备的前提条件下去完成某事。

所以,真诚对我以前的老板们说,我错了,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以百倍的和沉默的行动来挽回我的抱怨给你们的“伤害”。 read more

这是一个马云必然会投资的创业项目

自抗癌公社创业以来,有不少人对我说:张马丁,你要搞成这件事,得去找有影响力的大腕,得去找马云这样的人。不错,我是要找马云,我给马先生写过公开信,甚至搞了一个独立域名网站http://mayun.club,希望有幸能被其本人看到。

而且,虽然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来自马云先生这边的任何反馈,但是我有仍然有无比的信心:抗癌公社,必然是马云支持的项目,来自他本人的投资或其它方面的帮助应是迟早的事。我为何有此自信,基于五点:

一、马云先生关注癌症及大众健康问题。

在2013年初的一次演讲中,马云先生提到:我们相信十年以后中国三大癌症将会困扰着每一个家庭,肝癌、肺癌、胃癌。肝癌,很多可能是因为水;肺癌是因为我们的空气;胃癌,是我们的食物。30年以前,有多少人知道我们边上谁谁谁有癌症,那个时候癌症是一个稀有的名词,今天癌症变成了一种常态。

除了对癌症及大众健康问题的担忧,近些年来马云先生还以实际行动在布局医疗健康产业,这个业内都已经看到。

而抗癌公社作为解决人们大病时钱的问题的项目,相信是马云先生布局医疗健康产业中必然要考虑的一环。

二、马云先生一定喜欢抗癌公社的实现方式。

抗癌公社是基于助人自助理念的、一种人人参与、人人受益的大社区,这本质是上也阿里巴巴、淘宝、支付宝等构筑的体系是一致的——人人都是买家,人人都是卖家,人人都是服务的提供者,人人都是服务的受益者。这种社会化的、互联网化的连接方式,一定是马云先生所喜欢的。

三、抗癌公社符合马云先生对公益创业的理解。

马云先生表示过,淘宝等创业项目成功的基础是其公益性(此为大意,原话我没有找到),这与我本人对与创业和公益的看法太一致了。我认为,公益性是互联网创业的基础、甚至是市场竞争的基础,一个企业必须要有公益价值,它才能立足和持久发展,失去公益性,就失去立足之本。互联网创业的“免费”“性价比”等词,其实质还是强调给消费者的价值,即公益性。把一个原本很贵的东西弄的很便宜,使人人负担得起,就是公益。——我相信这与马云先生的理念是一致的。 抗癌公社就是一种公益创业。

四、抗癌公社符合马云先生未来的行动方向和使命。

成功上市之后,马云先生说:“如果说创建阿里巴巴和淘宝是为了激发人们成为企业家的灵感,那么,我现在的工作是唤醒每个人的良知。”并且他真的开始大规模的投入公益。抗癌公社的公益性除了它大幅度降低了保障的门槛之外,在于它通过以激发每个人对社会问题负起责任的方法实现解决社会问题的目的。这与马云先生的表述是多么一致!

五、马云先生希望改革不合理的金融。

马云先生的支付宝、蚂蚁金融等都展现了对一些金融领域不合理局面的改革和颠覆,抗癌公社实力不足不敢谈颠覆,但仍希望在保障领域做一些努力——它想改变保险业的不合理。这种不合理体现在两点:一是保险业忽略保障本质;二是保险业忽视最需要保障的穷人。抗癌公社的努力基中于这两点,发誓有所作为。

基于这五点,我坚信马云先生终将出手帮助抗癌公社。当然前提是他要知道这个项目。而我的能力和交际不足以有机会向其展示这个项目,因此,如果你万一看到这篇文章而且有向马云先生建议的通道,请一定别忘了向他推介一下抗癌公社。谢谢。 read more

创业的快感

最近随着抗癌公社渐有起色心情明显改善,信心也增强不少。朋友说你还没赚钱,有啥好高兴的。的确,它将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看到钱的影子,但不影响我高兴,因为我已赚到了其它东西。把一个没人认为可能的项目坚持三年多、到现在已经引起一点反响、已经越来越多人认可它,这种成就感是没法形容的。这就像你跟一个几乎不可战胜的大力士扳手腕,你竟然能一点点的扳向对你有利的方向!

抗癌公社远谈不上成功,模仿者也有几家,实力明显比较强,但这不妨碍先小高兴一点,竟然我在没有钱的情况下也能做几年并做出点声响,那有了一点钱之后会不会可以搞出更大的动静?有信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