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真相》

很久来没有一个片子像这个一样打动我,好几处都流泪了。这些人为了正义不惜牺牲时间生活自由,没有比这更伟大了。但是这个结局实在遗憾,虽然牺牲自我换来正义,但每人还是不得不面对五年七年的牢狱生活。小人物寻求正义为何如此艰难?好人在这社会为何如何艰难?社会病了,有病的标志是好人过得都很难。这个片子能过审也是个奇迹。

read more

所有依靠国家发牌照的行业都应该是微利行业

ICO从火热到被叫停是件挺有意思的事,但是别悲观,窃以为,ICO必然还会再度火爆,根源有二:一是全球对现有金融秩序的不满和寻求更高效率的融资方式的强烈需求,二是区块链等技术已经很难被某一国的政策所阻断。

关于第一点其实是我想表达的,如果一个行业是国家管制、需要发牌运营的,那么国家的牌照类似于某种“税收许可”,这个企业已经成为合法收税了,这个行业的每一分利润,已经间接的得利于所有纳税人。因为牌照有限,那么相当于所有人都无法逃脱,被强制征税。在此情况下,其暴利是对民众财富的剥夺,已经不能被认为合理。

这就是国内一些行业,做的规模很大,但不被人尊重的原因,真是的其经营有方吗?可能吧,但是如果放开竞争呢,不见得。有一些夸张的执牌企业,十年资产暴增千倍等等,这种情况的出现,国家的有关部门得反思。 read more

致无耻泛华保险、致新快报:请立即停止虚假宣传!

昨天晚上,一位朋友转给我一则新闻,《国内首个类保险线上互助平台引关注》,是关于泛华e互助的新闻。这个报道被很多媒体转载,影响广泛。这则报道让我夜不能寐,当然不是在2011年想出这个模式那个晚上激动的夜不能寐!

致无耻的泛华e互助:

抗癌公社问世于2011年母亲节,在2012年《广州日报》第一次公开报道,被数十家媒体转载。泛华e互助成立于2014年,哪个是“首个”?

你们在上线一开始,就学习了抗癌公社的很多做法,从制度设计、到概念、甚至包括文案和网站图片都有直接拷贝我们的。你忘了吗?

你们做发布记者会,号称中国首家的时候,就有记者当场提问不是有抗癌公社吗。你不记得吗?

你们很长时间都一直在自家网站宣称“国内首家”,给网友误导!好意思吗?

泛华e互助,能否尊重一下事实,不要做如此无耻的竞争?

这是一个正派大公司所为吗?

我们郑重要求你们:

停止虚假宣传,在公开媒体澄清事实。我对此保留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众保模式是一种很美好的模式,不要把恶性宣传和不良竞争手段引入,别败坏了泛华的名声,更别坏了“互助”的名声。

致《新快报》记者:

印象中2012年《新快报》曾发过《社会保障需要更多抗癌公社》的评论,对抗癌公社有所了解,为何你们不尊重事实,对后起的冠以“首家”之名?

希望能改正,并尽可能通过公开媒体澄清事实,以挽回对我们不利的社会影响。就当是对尊重原创、支持草根创业吧!

为什么我们必须要争这个第一?

1、这对网友造成了误导。人们会问,你们说自己2011年成立,但是2014年泛华e互助却是首家,你们是不是虚假宣传?

2、这关系我们的创新的荣誉。我们比第二名早3年,这对我们是一种骄傲,我们不想失去这种荣誉感和自豪感。

3、泛华e互助一直不尊重事实行无耻手段,必须得有人站出来制止,这个行业不容许你们败坏。

为什么这个模式是一个创新,需要尊重原创?

这个模式还不同于“相互保险”,虽然原理相同,但是它有完全不同的制度设计和机制,使得在现有法律下可运行。2014年我们获得“互联网金融创新新秀奖”时,评委认为“这可能是世界范围内的首创”。

本人张马丁,抗癌公社创建人,《草根的中国梦》作者,对本文所述负全责。 read more

雾霾之下神州大地还有净土否?

前段时间请年假回山东新泰老家时,正值上海雾霾严重,朋友很羡慕我躲过去了,但是回到山东新泰,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这里也灰蒙蒙的感觉,即便阳光灿烂,空中似乎也飘着淡淡薄雾,而且更有一种烧煤的味道。方知,脑海中的故乡净土也早不干净。

坐出租车路过新汶(新泰的一个镇)时看到一个大烟囱直插高处,吐着浓厚的白气,似乎正朝新泰飘去。司机说:“这烟囱,白天冒白烟,晚上冒黑烟。”

“什么意思?”

“白天吧,吐的烟是处理过的,污染少,晚上则直接吐黑烟,不处理,省钱呗。”

“没人管啊?这不影响健康吗?”

“咳,谁管。当然影响健康。这种事多了。某某村你知道不?市第一人民医院十个肺癌有六七个是这个村的。那个村有一个遗弃的化工工厂,没人管,离很远就能闻到臭味,很严重,那村癌症特别多。”

唉,可怜的人们。情感上视故乡为净土已是不可能,但故乡之外放眼神州大地,哪里还有一片净土?

泰安某角落
泰安某角落的一个烟囱,但愿不是白天白烟,晚上黑烟
新泰电视塔
新泰电视搭,下午拍,有太阳,还有雾霾

read more

作为上海人我代表个人欢迎占海特在上海参加中考之2:检讨与重申

至于户籍取消和迁徙自由等解决办法,从世界经验看我相信是大势所趋历史潮流,但在国内可能不会一蹴而就。因此当下务实的考虑,一是我们首先平息愤怒,树立一种观念——抵制占海特们和维护本地人权益没有直接对立关系,在上海读完小学初中的外地学生,我相信不会很多,给占海特们以中考权利,不会对上海教育产生大冲击。

read more

作为我上海人代表个人欢迎占海特在上海中考

因为常上微博,占海特引发的事件经常会看到,看到了很多评论、转发,也看不到了不少对上海的批评,痛心之余感觉有必要表达一下个人观点,防止莫名其妙被代表。

read more

NHS——中国民众从伦敦奥运取得的最大收获

NHS在英国实行了64年了,而网上搜索到近期的党报文章是“全民免费医疗只能是一种理想状态”,令人沮丧。没有民众的呼吁和推动,它可能永远只是一种“理想”而非现实。因此,我极希望中国民众能将注意力放到这上面,齐声呼吁中国医疗体制的改革,因为这才是跟国民休戚相关的东西啊!如果能把中国全部的奥运奖牌换成类似NHS的医疗制度,我相信中国人更加欢欣鼓舞。

read more

上海缺乏“创业精神”会影响城市竞争力

创业精神对一个城市中长期的竞争力至关重要,它反映了城市是进取的还是安于现状的,反映了年轻人的进取冒险还是谨慎现实的精神面貌,反映了人们对于未来有无想像力和创造力。它会对那些创业精英们选择创业城市有所影响,从而不利于吸引人才。社科院统计的上海的城市竞争力的下滑与之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这还是应该引起着眼长远的城市管理者的更多重视。

read more

不同声音是通往完美体制之路的防护栏

只要充许反对声音的存在,充许独立思想的存在,那么更好的民主、更好的司法等都是必然的产物。或许有批评者会认为影片对西方民主和司法有美化,但是张马丁深信,不同声音是通向完美体制这条崎岖山路的防护栏(甚至有时候不同声音就是正确的路本身!),只要充许和尊重不同声音,体制就会有惊无险的往完美的方向前进;反之,就有偏离山路撞下山崖的可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