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公社能够证明牛顿未能从数学上证明的“上帝存在”

抗癌公社的缘起不是来自保险业,而是来自宗教。我在2011年回忆到2007陪母亲治疗癌症期间医院里看到的一件小事,病人找医生开证明以提供给教会帮他募捐,于是就想到,如果我们知道以后可能会需要帮助,会不会提前成为教徒?很功利,但是也是很正常的寻求保障的办法。如果我们很多人都有这个需求,我们不就可以自己组织在一起吗?

因此尽管抗癌公社没有预收费,给社员充分的权利(如免费加入、随时退出),我们依然信心满满,它一定可以有序运行,因为我们彼此需要,抗癌公社就是符合这个需求而产生的。社员当然可以去教会,但是在这事上我们可以做的比教会专业,人们为何要离开呢?

read more

奇迹

对奇迹的矛盾其实就是对“希望”的怀疑,而“希望”这东西是不容置疑的,因为如果连希望也怀疑,那我们的人生就实在太悲惨了:人生的意义又在何处?目标还有什么好追求的?因此,必须要有希望。而将“希望”放之社会来看,所谓社会的进步,无非是使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因此好的社会,人人都有希望,而坏的社会,人人都绝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