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国务院、保监会请愿书:请把第一张寿险相互保险牌照发给我们

我们坚信,无论从哪个方面,无论是从完善医疗保障,还是支持创新、支持草根、支持中国梦,您的支持都是有价值的。而我们也必将通过大量努力来证明您的支持是正确的。肯请国务院、保监会能予以综合考虑。

read more

就发起抗癌公社致李克强总理的信:市场有办法补充医保

尊敬的李克强总理:

您在一次会议上的表态“对市场主体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是鼓舞我们创业的重要原因。因为亲人朋友们一直对我们想做的这事抱有忧虑:政府会不会充许你做这事,说不定哪天就关了你。现在我们能放心创业了。

首先解释一下我们要做的事:我们建立了一个互联网上的开放组织——抗癌公社,在公社里当有人患癌或白血病,其它成员必须向其小额资助,数额等于30万除以人数(且不大于10元)。也就是说当社区中有10万人,当出现一个患癌者,其它人需每人资助其3元;而当社区中有1000万人,每人只需0.03元。作为社员,在健康之时帮助了别人,也获得了安全感,在万一患癌时更可得到经济救助,解除经济压力。

read more

就发起抗癌公社致保监会的信:帮我实现中国梦

之所以写信给保监会,一方面是因为它有是不是运营保险方面的困扰,这阻碍了它的发展。作为新生事物,非常希望保监会能耐心的了解它。另一方面我们认为它极有可能朝着一种新型的基于互联网的相互保险公司的组织形式发展,我们甚至考虑它是否能成为中国第一家专注健康的相互保险公司,因此希望能一开始就得到保监会的指导,使我们少走弯路。

read more

中国梦,互联网金融,近期的双重刺激

最近就我所注意到的,两个词,特别火,一个是新主席推动的“中国梦”,另一个是行业火爆的“互联网金融”。

“中国梦”正是我打算用以推动创业、唤起对草根进入金融的支持的概念,所以我的书叫“草根的中国梦”;“互联网金融”,正是我中国梦的内容。

而现在,似乎我正沦为这两个词的看客,无可奈何,无出手之力。每当看到关于这两个内容的新闻,就感受受了刺激。倒不是我不够努力,而只是运气欠佳、水平太差或者我爸不是李刚,或者真的是努力不够,人家根本不给我机会。这半年是比较消沉,沉溺于研究期货外汇交易策略和量化交易,虽有小成,但毕竟不是我的当初的理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