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近期的互助创业浪潮?

1、根本上是因为保障薄弱,相关行业问题不小,互助有市场空间。再根本是各种互助在人类历史中存在了几千年,还将存在几千年。

2、不少创业初心并非互助,而是要卖保险、做医疗,以互助作为获客跳板,资本推动,不会专注于此。

3、互助早期分摊压力小,理赔压力小,形势很好,但是越到后面越难,有些平台并没清醒认识。

4、互助获客并非他们想的那么容易。有些爆炸式的互助平台其用户增长并非来自互助本身。

read more

我是如何看待支付宝推相互保对康爱公社的冲击的?

有不少朋友表达了对公社的关心,在此回应一下。

先说一下对相互保模式的看法。

相互保采用了n多我们康爱公社原创的玩法,像0预收、事后收费、39岁年龄分段、30万目标等等,这本身就是对我们康爱公社团队能力和眼光的肯定(有这么优秀的团队,公社还能走更远)。

通过我对其规则的理解,相互保也是不能保证赔付的,其条款设立了中止运营的条件,这本质上跟康爱公社等网络互助玩法相同,成员权益的风险程度相同。但是,其背着保险公司的牌照这么玩,也算是一种体制内的创新,也算是一种降维打击吧。

相互保收取10%的服务费,是保险公司运营成本决定的,但对于行业是正面引导。康爱公社也在研究收费问题。当然我们跟保险公司的巨大运营成本不同,基本上很少的费用就够覆盖成本了。

相互保对于市场的真正教育,要等到其大规模的理赔展开之时,在这之前,其锋芒将无人能敌。在当大规模理赔爆发后,情况可能不一样,就像有越来越多人质疑公社一样。

再说一下对支付宝做这事的看法。

支付宝做这事,本身也在我们预期之内,这样的一件大好事,当市场上明白过来,谁都会抢着来做的,BAT等一干公司早晚也会这么干的。关于阿里做这个,我2014年发表过一篇《这将是马云必将投资的项目》,也算是一个预见。

对于网络互助行业来说,短期的冲击是大的,首先是心理上的。由于支付宝的巨大影响力,足以盖过康爱公社7年多辛辛苦苦建立的影响并超出数倍,这是没有办法的,资源摆在那里。但是就像很多事物一样,短期影响未必那么小,长期影响未必那么大。我们既然一直着眼长期,那短期的就忽略吧。

康爱公社历史上经历过多次类似冲击。2014年e互助上线时,我们紧张,人家是上市保险公司搞的、背景资本比我们强;2016年轻松筹和水滴互助等做这个时,我们也紧张,人家是腾讯系的。但是至今康爱公社仍在健康发展。

这几年的创业中,亲眼见证过O2O、互金、共享经济等数波跌宕起伏的创业热潮的观察,发现一个事物要长久,最终还是得回归其本质,无论再怎么轰轰烈烈的,如果本质判断不对,那一定也不可持续。所以,如果说竞争,那竞争的是对于事物本质的理解,而放到这一层面,所有互助都是同一起跑线的。回顾这几年的得失,才明白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自己。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句话,焦虑是哲学观出了问题,觉得有道理。我也经常问自己:做这个事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想一想,一切都豁然开朗。当回到初衷这一根本问题上,一切都是必然发生且都可接受的。康爱公社只要坚持初衷、追求本质,努力做到极致、克制贪婪、保持自律,它就是无敌的。回到初衷再看这事,支付宝推相互保,这本身就是康爱公社的一大成功。 read more

区块链颠覆保险?是你忽悠还是我无知?

不少朋友建议我们引入区块链技术,我一直在关注这个东东,但不认为它能解决互助所面临的难题,所以迟迟未动手。

网络互助当前面临的难题,也是商业保险两个绕不开的难题,『逆选择』和『道德风险』。
逆选择,是事前行为,指参与网络互助或保险之时,投机取巧的行为,比如未如实告知、隐瞒健康状况;
道德风险,是事后行为,指通过伪造病例、隐瞒病史等欺诈行为寻求利益最大化。

区块链在记录数据和不可篡改方面有优势,但是目前阶段无法在互助和保险发挥更大作用。除非与之相关的医院,医疗、医保、健康数据等,全部采用区块链技术,但这个很久之内不可能。再多想一点,假设医院也采用了区块链,但是医生跟病人串通,往这个不可篡改的区块链里写入了不真实信息,那又如何解决?总不会所有环节都数字化吧?
会不会,在这个真实的技术里,记录了很多假数据?

我想不出那些宣称区块链颠覆保险的人,是如何解决比如核保核赔这些问题的。如果未如实告知、买一批假身份证加入互助、异地甚至异国非实名就医度过等待期后理赔、多方联合欺诈,这些区块链解决的了吗?如果解决不了这些核心问题,谈何颠覆?

而且现在很多所谓区块链,是私有区块链,而这,也仅相当于企业数据库而已,不存在社会监督,谈何公信力和不可篡改?

当然我不是否认区块链技术不身,只是觉得,很久之内,它解决不了这些核心问题。我不相信任何纯技术能解决信任问题,信任问题的解决最终还将落到道德与法制上。 read more

保险类创业为什么这么难

一个人得了大病后,他肯花29.5万去买30万保额的重疾险,但是在这之前他还健康时,却不愿花295块去买。

这是人性。

人性就是看不得资金数字的减少,喜欢看资金数字的增加。

所以,理财领域的N多的骗子们得逞,屡屡爆出几百亿的大案,但是保险类的骗子似乎听到很少,这也反面说明保险之难搞。

所以,真正想做保险创业的(想做真保险的),即便那些表面风光的,背后不见得怎样,心里也一定苦,因为他在做一个跟人性搏斗的事,何其艰难。

互助,类保险,目前看似不错,只是因为新鲜罢了,很多问题还没有展现出来,但是,当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之后,它是否经得起时间检验,还未知。但是我敢肯定,一两年之后,一定会有很多不好的事发生。

因为本质上,互助也是跟人性做斗争,只是早期人性的展现还不那么充分罢了。

这不仅是中国吧,在不少国外电影中,也对保险从业人员挖苦、嘲讽,可见保险难这种现象是世界级的。从全球保险类创业公司市值表现看,像众安保险可能算是比较大的成功,但这种不能算是一般意义上的保险创业不具模仿性,除此之外国内外似乎都没有很成功的典范出来。

有人说,社会意识在改善啊,看买保障类保险的不是越来越多了嘛?

没错,但是,这种产品基本上创业公司不会占到什么便宜了。一旦大众都认识到的问题,BAT们肯定站出来收割。保险,天生适合数字公司们去做。

一边想教育人们,一边被巨头收割,难。保险类创业的小公司们,哭吧哭吧不是罪。。。 read more

为什么抗癌公社没说自己是“首家”

抗癌公社诞生于2011年,创意产生和上线后,我很兴奋,通过微博和电子邮件给很多大佬发私信,说我发明了一种新模式,可以造福人类等等。还于2011年5月17日写博客《我发明了“基于互联网的小额互保”模式》,一时甚为得意。

但是有一次记者采访,记者同志说道一件事:在国内有一个组织,成员全是罕见血型的人,他们通过QQ群联络,当成员有人需要献血,其它成员须提供献血帮助。

这不正是抗癌公社所做的事的原理吗?原来早已在不同场合存在!

细想之下,不仅是这个罕见血型的互助组织,在互联网上的论坛、社区、群组、QQ群等地方,到处都有这样的组织存在,虽然他们并未提炼出类似“众保”“基于互联网小额互保”等词,但客观上他们都在做有点类似的事。

所以,我没有使用“首家”“第一家”等字眼宣传公社,但是,抗癌公社的创新是明显的,仍然具有很多原创的点。我们无疑是开创性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