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创业已死,所以出现互联网裁员潮

很多明星公司加入了裁员的大潮,这里面固然有国内外经济的因素,但也是互联网本身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必然的,我认为互联网创业已死,下一轮的互联网热潮有没有还不一定。

一个事物之初,百废待兴,会有大量的就业机会,每个机会都能活,而现在经过二十三年的惊人发展,互联网已经提前成熟,从几个方面看已经失去了再次快速发展的可能,大的生态几乎不可能再有。

1、创新已经停滞。创新已领先于需求和监管,很久看不到耳目一新的创新了,从技术到模式。

read more

互联网不开放勿宁死——关于3百大战的一个细节

我认为互联网基本道德规范中首先是开放,不开放就像人体的血管被堵塞,就使人体无法正常运行和成长。开放是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基础。开放就像基本人权之于社会一样,应成为互联网的基本守则,甚至应立法加以保护。

read more

互联网渗透下的下一代商务:商业3.0及金融3.0

互联网对商务的渗透,绝不只是销售和购买这么简单,它可以更加深入和彻底。互联网就像水和空气,未来将无孔不入,最终将使得商务从2.0升级到3.0。以下试图从我对金融3.0的两个例子来表达我对商务3.0的理解。

read more

我发明了“基于互联网的小额互保”模式

我确信“基于互联网的小额互保”是一个模式,它能通过互联网解决人们(尤其是中低收入者)人们的保障问题!而搜索网络,我没看到有过类似的阐述,因此,我骄傲的宣称:我发明了“基于互联网的小额互保”模式!它将是于groupon团购模式、尤努斯小额贷款模式相媲美的模式——因为它的确能给人们带来价值!

read more

云计算加点对点,才是互联网的未来

云计算越来越炙手可热,张马丁也相当看好,但是张马丁想强调,云计算加点对点(分布式或p2p)构建的互联网,才是完整的互联网的未来。两者缺一不可,既要有云计算的效率,又要有点对点的自由。

read more

互联网政治时代,主动变革还是被动革命?

对于执政者,必须要认真思考互联网对政治的影响了。既然互联网的特性要求社会生活民主、透明、个性自由,那么执政者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主动变革,促进自身政治经济的自由民主透明,适应互联网时代民众的要求;二是封锁甚至消灭互联网。

read more

维基解密的启示:互联网使平民有力量制衡强权

一个完善安全稳定的社会,是各方力量互相制衡求得平衡的社会,如果说美国三权分立曾是权力制衡的重要形式,那么现在张马丁认为四权分立的时代已经来临,这第四权即是掌握互联网技术的平民力量。

read more

Kik揭示了传统电信业务的必然消亡

正当我们认为IM、短信业务不可能再有大的创新之时,kik messenger横空出世。张马丁玩了几天了解其原理之后,比较兴奋,认为它除了是传统IM的革新(张马丁断言,传统IM如msn/qq/skype/飞信都会向kik学习),也是传统电信业务的杀手,至少它指出了杀死传统电信业务(语音和短信业务)的道路。

read more

无聊和寂寞是互联网发展的澎湃动力之一

于是就开始想到,我开启的这些互联网应用的共同点是什么?为什么互联网应用层出不穷各领风骚数年?从QQ到新浪微博,从myspace到facebook等等,这些变迁包含了多少基础性的共通的东西?

read more

不使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消费者被宰的机率更大

朋友为表孝心,到徐家汇太平洋数码广场给父亲买了一部手机,字大功能强,花了980元,回来后我帮他查了一下,在京东上赫然票价399元!真是把人气疯,见过宰人的,没见过宰的如此之狠。朋友脸上难掩尴尬和气愤。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