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视网络互助的人,你们还是没有get到互助的精髓

举个例子,随份子,这个大家都知道,谁家有红白事,亲戚朋友都会送点钱,表达祝福的同时为这些事筹集资金。
这是一种社交方式,也并没有非常强制的措施。大家心里都知道,如果自己碰到这样的事其它人也会送我点钱的,即使有几个人不送也没关系,也无所谓嘛!
所以,它是半社交、半慈善、微资金融通的一个东西。
但是,当把它放到一些保险精英那里去看,那这种东西千疮百孔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他们会说:我们保险开发个保险产品也可以达到更加精确、更有约束的效果。
但是,实际上,你就是做不到,再好的效果也无法替代这种传统。

read more

当网络互助成为保险时它就死了,兼谈网络互助的方向

相信银保监会的人一定做过深入研究,明智的将网络互助拒之于保险门外,是非常对的。网上有文章说什么利益集团阻碍什么的,这是主观和绑架,因为你不了解网络互助和保险的重大差别。本文闲扯说说这个。

今年是康爱公社运营第8个年头,目前我们能服务100多万社员,每月能帮助100位以上的不幸社友,但整个团队所有工资仅相当于保险公司的1名高管的薪水。如果康爱公社成为保险公司,那么光这个工资要怎么样才能赚到?愁死我了!

read more

保险类创业为什么这么难

一个人得了大病后,他肯花29.5万去买30万保额的重疾险,但是在这之前他还健康时,却不愿花295块去买。

这是人性。

人性就是看不得资金数字的减少,喜欢看资金数字的增加。

所以,理财领域的N多的骗子们得逞,屡屡爆出几百亿的大案,但是保险类的骗子似乎听到很少,这也反面说明保险之难搞。

所以,真正想做保险创业的(想做真保险的),即便那些表面风光的,背后不见得怎样,心里也一定苦,因为他在做一个跟人性搏斗的事,何其艰难。

read more

保险及类保险创业是世界上最苦逼的创业

抗癌公社搞了6年才这个样?
跟人聊的时候,我时常能敏锐的感觉到他没好意思直接问的问题。
虽然,自身能力是最决定性的,我要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负上90%的责任,为此我也经常捶胸顿足自抽耳光。但我偶尔也认为,这还真不全怪咱,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怪就怪入错行了!
1、保险,低频,非刚需,逆选择现象严重;
2、大部分人群对于保险没有认识,什么是真正的保险也没概念,或者也可能是多年被误导的结果。
3、资本投资人,对于保险也无所知。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是不懂装懂,总之两个字,失望。(支持康爱公社的投资人除外)
4、政策环境,就那样,并不平等的赛场;
5、它需要一个long long time才能检验成色。

read more

中国寿险业的春天即将真正到来

最近对于中国寿险业保费收入下滑等方面的讨论挺多,似乎寿险度过了黄金发展期。但张马丁通过自身观察,认为中国寿险业真正春天恰要到来。这个结论主要基于对周边人群对保险的态度的转变、主动性保险购买需求的旺盛等方面的观察。

read more

为什么会有上海人寿的理想和《草根的中国梦》

本文应某媒体而写,集中汇报了为什么会有上海人寿的理想和为什么有《草根的中国梦》这本书。概括起来母亲的去世的刺激、我对互联网的热爱、对保险这种商业的理解等原因使我立志发起一家寿险公司,而创业无门希望写书宣传,又推生了《草根的中国梦》。我希望借这本书让更多人理解我的理想,从而对创业有所帮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