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喝酒的时间用在服务给你带来收入的人身上

年轻时热衷跟狐朋狗友吃饭喝酒,一方面当然是放松压力调节心情,另一方面则是消遣时间。但年纪渐长,对此兴趣越来越低,同时也是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如果靠跟人喝酒才能释放压力调整情绪,那显然自己的修为不足,将心情寄于外物外我,实为弱者所为,想必永远也不能达到理想状态。所以还是得回到内心放得安宁。

第二件事,是明白好多事于人于己都无益。年纪大了,渐知人事,生存压力大,时间和精力有限,应该消耗在给你带来收入的人那里。你也可以看成是一种“势利”,但是当上有老下有下、还有好多人依靠你的时候,势利不是合理的吗?生存的压力会让人变得“势利”。对于创业者,他必须势利,他的全部时间精力应该放在给他创造收入的人,首先用户,其次是股东,再次是员工。而与这些无关的,能放弃就放弃了,如果你不能给朋友带来利益,那也不要去占用朋友的时间为好。与此同时,你的用户、股东、员工都在依靠你,指望你带给他们收入创造美好未来,你不“势利”那一定就是不负责任了。

read more

势利的商业社会,努力不做势利的人

金融行业的商品是资金,因此是最势利的行业。这一点相信每个跟银行等有过交道的人都很清楚。因为资产的关系,我们只能排长长的队而有人可以随时插队或特殊通道;因为资产的关系,我们只能支持年费、小额账户管理费和涨价100%的ATM取款费而有金卡的人却根本没有这些费用。类似因资产对人的划分在金融行业比比皆是。

read more

俺们都有同情心

本来对世界杯兴趣不大,偏偏开幕式是南非和墨西哥两支我根本兴趣的球队,于是观战的兴趣就更小,但是当解说员称南非是历界世界杯最弱的东道主之后,我的同情心就爆发了,从头至尾看了整场比赛,为南非队的进球欢呼,为南非队的失误痛心,宛如南非队最忠实的球迷。

在这里,同情心是我对南非态度转折的决定性因素。在我的生活中,类似的因同情心做的选择很多,比如CPU中,我偏向选择AMD,一台式机和笔记本就曾是AMD的产品;移动通讯中也曾一度选择中国联通,值到它彻底伤了我的心;操作系统中一直对linux保持关注,即使今天笔记本中仍然装着ubuntu,时不时折腾一下。在很多领域中,我们都选择了较弱的一方,同情心在我们的决策中占了很大比重。

read more

雪中送炭与锦上添花

很久以前一位老领导就提到帮助可分两种,雪中送炭、锦上添花,印象深刻。现在做一点思考。

观察社会及身边, 我们可以得到的帮助,现在更多的是锦上添花式的帮助,当别人看到帮助你有利可图的时候,会来帮你。而当你穷途末路前途渺茫时,帮助就无影无踪了。

我们无疑更渴望得到雪中送炭式的帮助,但是要看到,在利益驱使、现实、势力的驱使下,这种帮助少之又少,因此,必须要放弃幻想,一切从实际出发,努力提高和完善自己,凡事要靠自己,不奢望这种帮助更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此类的帮助之上。能得到更好,得不到,也应平静。因为这是自然规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