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康爱公社是无敌的?

1、康爱公社2011年问世,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中国运营时间最长的大病互助平台,即便其它开创性的第一不讲,至少这两项是无人能敌的,只要公社不关门,就永远不会有人超越我们。

2、康爱公社的事业,是辅助解决解决大病医疗费问题。今天看到一张很震撼的图片,他们几乎大概率会得尘肺病被憋死,但是没有医保,就解决这样的问题来说,大家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互补合作大于竞争。

read more

以穷人心态推动低成本金融

我发现自己在商业模式方面很偏爱“低成本低价格”的模式,比如我数次在微博里表达了对廉价火锅、廉价航空等企业的赞美、数篇博客都是批判高成本呼吁“低成本”、我的两个最高人生理想也都与“低成本”有关,仔细想来并不奇怪,一方面我是穷人阶层具有穷人心态,另一方面深受母亲病重期间的缺钱之苦,我想改变穷人的这种局面:生活可以差一些,但不能因生老病死为钱发愁。

read more

颠覆式的创新不大可能来自行业与公司内部

昨天跟外地证券业同事探讨行业发展趋势,我提到一个观点,认为目前的证券行业虽然高呼创新,但其实不可能有真正的颠覆式创新,一方面根本原因是因为竞争不足,监管过度,行业与公司都活得很舒服,根本没有创新的动力,另一方面受制于传统思维制约,无法跟踪新技术新思维对传统行业的影响。因此,行业内部的创新只能是“微创新”,不可能有真正颠覆式的创新。而只有外来的思维、外来的行业渗透、外来的模式、外来的人建立起的新公司才真正能做到颠覆式创新。

read more

垄断国企是大众利益的掠夺者和创新的扼杀者

在张马丁《草根的中国梦》一书中,也讲到了这个现象,那就是中国人绝对不缺乏想像力和创造 力,只是体制把他们束缚了。体制包括多方面,包括教育体制经济体制等。而经济体制是很重要的,垄断的经济体制一方面使垄断公司缺乏创新的动力,另一方面是想创新的公司没有生存的空间。何尝见中国的电信行业有大的创新?类似Google Voice这种服务要何时才能在中国出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