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悖论——有感于归真堂上市事件

说到需求,我悲观的认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只是一厢情愿,事实是“有需求就会有买卖”。那天我在东方台新闻里看到组织卖血的血头,还有媒体上看到过的黑市人体器官买卖等骇人听闻的事,感觉利益的驱使能使人做出任何事,杀人都可以,更不用说杀象杀狗杀鲸杀熊了。需求催生利益,利益可远比爱心来的持久。

read more

势利的商业社会,努力不做势利的人

金融行业的商品是资金,因此是最势利的行业。这一点相信每个跟银行等有过交道的人都很清楚。因为资产的关系,我们只能排长长的队而有人可以随时插队或特殊通道;因为资产的关系,我们只能支持年费、小额账户管理费和涨价100%的ATM取款费而有金卡的人却根本没有这些费用。类似因资产对人的划分在金融行业比比皆是。

read more

道德、法律及理性社会人的社会决策

西方经济学理论的逻辑基础是理性经济人假设,这一理论基础的核心是认为人追求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的最大化,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就就是基于此演绎开的。张马丁偶然想到,把这种“理性经济人”理论运用到社会中来(可称之为“理性社会人”),会是怎样的?

假设一下社会(并非指当前社会,纯理论假设,请勿联想)贪污腐败盛行且很少被查办,那么,理性社会人们的最佳策略是什么?当然是贪污腐败;

read more

女子无房不嫁,无房的我们怎么办?

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60%的单身女性表示“无房不嫁”,张马丁认为这算是时代的一大进步,女人敢于正视和表达自己对物质的追求,敢于提出条件,反映了女性的地位的提高和独立意识的转强。

对于女人“无房不嫁”的观点,张马丁表示深度认同。之前张马丁写过两篇关于二奶的博客《为二奶平反:二奶有合理性的一面》和《二奶二爷现象增多的根源在于社会生存压力的增大》,其观点也可以用在女人的“无房不嫁”方面。从原始社会到如今的社会主义社会初级阶段,意识形态几近变迁,但人们对于安全的追求却是从未改变的。每个人生活在世上,无不追求自己生命的安全、生活的安全,只是可能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女人,相对男人在体质和力量上弱一点,因此寻找保护的动能就更强一点。有饥饿的地方,女人会嫁给有粮食的男人;在缺水的地方,女人会嫁给有水的男人;在房子紧缺的地方,女人会嫁给有房子的男人。原始社会人们可能以身体的强壮作为女人择偶的标准,在阶级社会女人可能以权利的大小作为择偶的标准,在金钱社会女人就会以金钱的多少作为择偶的标准,在高房价的今天,以房子作为择偶标准也是理所当然的。这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生存第一,谁有更多的生存资源,谁就更能取得异性的认可,这规律可用在人类和动物界。

read more

善有恶报,恶有善报,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地震

刚看到一个新闻,三鹿事件中结石宝宝的家长们在香港起诉恒天然公司,要求索赔,让张马丁想起恒天然公司。恒天然是新西兰的一家公司,曾拥有三鹿集团43%的股权,三鹿事件未爆发之前,恒天然曾要求召回三鹿污染奶粉,但中国地方官员置若罔闻,直到恒天然通过新西兰政府出面通知中国政府,事件才得以揭露。因此,恒天然算是三鹿事件中有良心、负责任的一方,值得尊敬和爱戴。但是张马丁发现,作为三鹿事件的有功之臣,恒天然并没有为自己的大义灭亲受到什么表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