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感太强是创业的障碍

我越来越觉得道德感太强是创业的一个重大障碍。以前看过一篇投资人的文章说不投道德感强的人还不屑一顾,现在看是有道理的。就以康爱公社的创业过程来说,我觉得做过的最大的失败的决定就是不去做大病筹款,因为我觉得大病筹款是一个公益的事情,是大家爱心的形式帮助别人筹款,如果通过这种方式吸引过来的流量去做商业变现的事情,不是太道德。

但是行业的发展却跟我的判断相反,后起的平台发展非常的迅速,就是靠这种方式吸引过来的低成本的流量。前几天有朋友告诉我有的大病筹款平台光卖保险一项,每年就可以卖掉20~30亿的保险,换算过来的话就是10~15亿的收入,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另一方面市场上大众似乎都没有将它跟道德相挂钩,也并没有人提出反对的声音,那么是不是我就多虑了呢?

read more

个人博客开始海外流浪

这个博客存在了十几年了,也做过国内的网站备案。昨天接到一个阿里云的通知,说公安通知做公安的网站备案。我想了想,注销了国内所有备案,放在了国外服务器上,这样理论上就不需要国内的各种备案了。

主要原因,倒不是担心什么政治问题,小博客,无人关注,影响不大,没啥。就是怕麻烦,公司网站做公安备案时,那个填表的麻烦仍印象深刻,见警察时那个冰冷的表情仍历历在目,感觉自己是个罪犯的心情还存在于心。我不知道这么搞的意义,工信部的备案已经很严格和内容详细,公安局想查直接查那个不好吗?

read more

一个东西出来它就死了

今天翻看了大田研一的几本书,提到它对于日本改革的认识,最大的难点是既得利益者的阻碍。看来全世界都是一样的。从自己做产品的经验看,不仅是国家改革,公司的改革、产品的改革无不面临这个情况。不仅是既得利益,已经成型的模式本身就是改革的障碍,所以好多成熟成功的公司,在其流程上都有不合理之处,并非没有意识到,而是改不了。从这个意义上看,一个产品一问世就死了。真正做到自我颠覆是非常难的。

read more

2019年个人目标

又到了立志的时间,在此立志在新的一年里,除了工作方面要有新的努力,个人生活方面:

  • 继续全方位做减法。个人物品要减一半。一些想法、欲望也得减一半。
  • 学英语。达到voa常速水平。
  • php+vue达到修复常规功能和bug的水平,DBA运维能力精进。
  • 每两天至少锻炼一次,每次不低于6000米。
  • 读100本书。
  • 继续完善系统,继续无间断实战1年。
  • 彻底戒烟。酒方面每周不多于1次,每次不超过2瓶。
  • read more

    恶人任正非——管理的小思考

    任正非在中国已成神,所以他做的“恶事”反而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我指的“恶事”主要是指企业管理上的:一是员工普遍超负荷的工作压力,二是辞退上了年纪的员工。从普通员工的角度,应很认同我指责他为“恶”,这是剥削和压榨员工嘛,这个可是普通管理者做不出来的。

    但是不管任正非和他华为如何“恶”,但外界却是以赞誉为主。且不说政府、媒体与业界,即便被“迫害”离开的员工,看他们写的文章 ,也没强调指责华为不好压榨自己,而多强调华为对自己成长的启发和对华为的感谢。这里面固然有心理学意义上的依据,但也多少会真的对于员工成长有意义。

    这也提醒我们,在企业中,管理者做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的形象并没有什么鸟意义,管理者唯一要追求的是企业的成功。企业成功了,员工才认为自己获得了回报和成长从而能抵销被压迫感,以公司为荣。而失败了,所有的好都是更大的恶,都会被一笔抹煞。

    不仅任正非,看一些成功企业家的传记时,都能看到“心狠手辣”的一面。像乔布斯也是一个管理上的“恶人”,他也并不在乎普通员工的感受,并认为真正的人才不在乎自尊。

    那么这种“恶”和企业的成功,有没有必然的关系呢?很遗憾一定有必然联系,很可能是鸡生蛋蛋生鸡的关系。这是管理中残酷的一面,华为对员工的“恶”就植根于此。

    所以我最近才认识到,管理者必须要先成为一个追求结果的“恶人”,才有可能成为任正非这样的“圣人”。在一个不成功的企业里管理者被公认为“好人”,必然是一个能力一般的庸人! read more

    把喝酒的时间用在服务给你带来收入的人身上

    年轻时热衷跟狐朋狗友吃饭喝酒,一方面当然是放松压力调节心情,另一方面则是消遣时间。但年纪渐长,对此兴趣越来越低,同时也是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如果靠跟人喝酒才能释放压力调整情绪,那显然自己的修为不足,将心情寄于外物外我,实为弱者所为,想必永远也不能达到理想状态。所以还是得回到内心放得安宁。

    第二件事,是明白好多事于人于己都无益。年纪大了,渐知人事,生存压力大,时间和精力有限,应该消耗在给你带来收入的人那里。你也可以看成是一种“势利”,但是当上有老下有下、还有好多人依靠你的时候,势利不是合理的吗?生存的压力会让人变得“势利”。对于创业者,他必须势利,他的全部时间精力应该放在给他创造收入的人,首先用户,其次是股东,再次是员工。而与这些无关的,能放弃就放弃了,如果你不能给朋友带来利益,那也不要去占用朋友的时间为好。与此同时,你的用户、股东、员工都在依靠你,指望你带给他们收入创造美好未来,你不“势利”那一定就是不负责任了。 read more

    互联网创业已死,所以出现互联网裁员潮

    很多明星公司加入了裁员的大潮,这里面固然有国内外经济的因素,但也是互联网本身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必然的,我认为互联网创业已死,下一轮的互联网热潮有没有还不一定。

    一个事物之初,百废待兴,会有大量的就业机会,每个机会都能活,而现在经过二十三年的惊人发展,互联网已经提前成熟,从几个方面看已经失去了再次快速发展的可能,大的生态几乎不可能再有。

    1、创新已经停滞。创新已领先于需求和监管,很久看不到耳目一新的创新了,从技术到模式。

    2、垄断。BAT和TMD等基本垄断,小公司要么占队,要么被抄袭收割,独立发展的可能性很小,无论2B还是2C。

    3、互联网用户的增量减少,存量间你争我夺比较惨烈,互联网行业的罗曼蒂克史已经消亡。

    4、技术成熟,创业的技术门槛虽然不断提高,但再也无法形成核心竞争力。

    5、互联网发展模式的回归。过去追求数字爆炸、泡沫式发展,现在到了消亡的时间,还债的时候。

    6、草根创业已无可能。没点资源只有想法,断了念想。

    7、互联网用户的成熟。以前凑热闹,现在看门道。

    8、监管的加强。政府已经不断学习和反映过来,开始将互联网所有领域纳入监管,使得一些灰色地带的创业越来越少。

    这不是说互联网创业不再做,而是得改变思维,想做一个生态或平台,机会已经丧失,但正如森林生态,物种依然丰富多彩。我认为上半场的互联网可称为“营销互联网”,拼营销能力拼流量拼场景拼用户数,下半场的互联网得称为“工匠互联网”。就是当增量停止你增我减时,必须得沉心做事到极致。据说德国和日本很多百年老店、百年小店,但相信这是竞争的结果,而不是他们品德高尚的结果。当竞争到一定阶段,做大不再可能,就必须精心雕琢提高手艺了。 read more

    不断吞食毒苹果,联想到康爱公社的产品与利润

    以前我是G粉,热衷各种安卓设备,有个同事一直在鼓吹苹果产品的各种好,我不以为然。后来朋友淘汰下来一部iphone6我接手使用,从那后一发不可收拾,以下是卖肾使用的苹果产品:

    iphone6/iphone7s/二手iphoneX
    ipad min2
    iwatch 2
    macbook air/macbook pro
    imac(单位配)
    airpod
    icloud
    键盘鼠标等
    还有送给别人的imac/iphone/watch等产品

    所以苹果这个公司让我越来越惊叹和由衷佩服,一个做电子产品的,怎么可能做的这么出色呢!

    苹果产品也让我不断思考关于产品和利润,苹果的利润是其它厂商无与伦比的,但是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心甘情愿的去买单?很少人会说你赚太多了所以我不愿意用你的产品吧?相比下我们做康爱公社,一提到收入和利润就非常小心,甚至有时候都不敢提,生怕被人认为我们是要赚钱的公司,为什么会这样呢?

    一方面可能从事领域的不同,一个是电子的,一个是为病人筹款的,后者说到收入和利润似乎不为人接受,但是从另外方面本身没什么区别,都是为人提供服务帮助人们解决某些问题,理论上取得合理合法的收入都不是问题。

    所以另一方面可能更加重要,那就是我们的产品做的不行,对于产品的进步没有极致的追求,从而对于收入和利润没有自信。在一个体验不好、可有可无的产品面前,人们自然可有可无的付费。固然无形的互助服务与有形的苹果产品在产品形态上有天然劣势,但这也不是拒绝承认产品不行的借口。

    苹果公司高产品品质的基础早期在于团队的天才的独特审美和追求,现在可能在其庞大的利润,利润与品质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越赚钱产品做的越好,产品做的越好就越赚钱。而我们康爱公社在不愿意追逐利润的情况下就会陷入恶性循环,产品做的不行,收入上不去,产品就更无法进步;产品无法进步,收入就更低。

    这个恶性循环一定需要跳出去。康爱公社希做成一个具有苹果产品同等品质的产品,为此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即便在这样一个特殊的领域,也需要不断思考对于收入和利润合理的看法和为人接受的正确的做法。 read more

    敌视网络互助的人,你们还是没有get到互助的精髓

    举个例子,随份子,这个大家都知道,谁家有红白事,亲戚朋友都会送点钱,表达祝福的同时为这些事筹集资金。
    这是一种社交方式,也并没有非常强制的措施。大家心里都知道,如果自己碰到这样的事其它人也会送我点钱的,即使有几个人不送也没关系,也无所谓嘛!
    所以,它是半社交、半慈善、微资金融通的一个东西。
    但是,当把它放到一些保险精英那里去看,那这种东西千疮百孔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他们会说:我们保险开发个保险产品也可以达到更加精确、更有约束的效果。
    但是,实际上,你就是做不到,再好的效果也无法替代这种传统。

    康爱公社等网络互助平台要做的事,其实就是这个东西嘛,如果非要去扣保险的帽子,并不一定是我们想达到的目标。

    过去保监会一位老师王以忠先生给我讲过一个事,让我印象深刻。

    山东有个制作爆竹的村庄,因为这个生意很危险所以一旦有事,一家的劳动力往往随爆炸而去,所以村庄形成了传统,谁家有事,那他家的孩子老人由全村人去照顾,这样大家可以略带安心的去从事生产。
    你说这是保险吗?
    网络互助无非是通过互联网将这个村庄模式搬到网上而已嘛。
    不要扣赗子。
    当我们社会的各项保障工作做的很好时,我们马上愉快的死掉。

    相互保的问题,是想将之上升为严格意义上的保险产品,那么就遭遇到一些保险精英专业的严格审视,所以被保险界拒绝有合理的成分,但是如果相互保工作的同仁跳开保险,多想想上面那个村庄的故事,相信更大的作为在后面。

    不做保险不会死,丢了初衷才会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