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理解

这个世界永远不可能互相理解,永远存在一群人不理解另一群人。

希望得到理解是弱者所为。想融入人群也是弱者所为。

创业者更不能求理解,别人都理解时,那说明你做的就没什么创新性了,所以我们应主动做别人不理解的事。

所以孤独是人的常态,而对一些人必须孤独中更孤独。

不要去说服别人。很难说服,除非自己醒悟。不醒悟,可能也是好事。

read more

网络互助的发展必须感谢微信和微信支付

康爱公社2011年上线支付是用支付宝的个人收款功能,后来加了支付宝登陆,但是后来都被关闭了。前者是支付宝下线了这个功能,后者是支付宝定向取消了我们的接口。关注登录接口让我们失去了最早的用户,我曾跟支付宝多次沟通,到都因模式不符合其规定而拒绝了我们,我还多次到当时的支付宝论坛发帖,都未解决。

直到微信出现,一方面解决了传播问题,另一方面微信支付真的很开放,竟然支持众筹这个行业,也就解决了网络互助的支付问题。

read more

充分体验了创业的残酷

《百年孤独》是我最喜欢的一本小说,越来越觉得这就是一本讲创业的小说,里面上校在长期的战争中形成了残酷的性格,可能也是创业者的必然结局。曾经对创业有着小清新的理解,加上一直以做的事有益于社会而骄傲,不屑于跟一些势利和俗气的商人为伍,以自己的节奏有条不紊,但是现在看这太愚蠢了。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商业市场,树欲静而风不止。命运并不是完全握在自己手里,有好多人在拼命争取,而有少数甚至用下三滥的手段,而它竟然是我们尊敬的巨头。巨头都如此之拼,我们又怎能不努力。在随时会死的情况下,还有谁能平心静气小资情调呢?所以中国的企业都讲狼性,其实是一种生存欲望。这个认识对我的观念的确是个颠覆。不知小说里的上校是否对这个转变感到痛苦。

read more

道德感太强是创业的障碍

我越来越觉得道德感太强是创业的一个重大障碍。以前看过一篇投资人的文章说不投道德感强的人还不屑一顾,现在看是有道理的。就以康爱公社的创业过程来说,我觉得做过的最大的失败的决定就是不去做大病筹款,因为我觉得大病筹款是一个公益的事情,是大家爱心的形式帮助别人筹款,如果通过这种方式吸引过来的流量去做商业变现的事情,不是太道德。

但是行业的发展却跟我的判断相反,后起的平台发展非常的迅速,就是靠这种方式吸引过来的低成本的流量。前几天有朋友告诉我有的大病筹款平台光卖保险一项,每年就可以卖掉20~30亿的保险,换算过来的话就是10~15亿的收入,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另一方面市场上大众似乎都没有将它跟道德相挂钩,也并没有人提出反对的声音,那么是不是我就多虑了呢?

所以说我觉得道德感太强,对创业是不好的,总是会考虑这个事情影响好的还是不好的,但实际上没有把创业的成败作为思考问题的唯一的出发点。这个可能跟生长的年代有关系,作为70后的人,可能受的正统教育太多了吧,忽略了以成败论英雄的社会现实。 read more

个人博客开始海外流浪

这个博客存在了十几年了,也做过国内的网站备案。昨天接到一个阿里云的通知,说公安通知做公安的网站备案。我想了想,注销了国内所有备案,放在了国外服务器上,这样理论上就不需要国内的各种备案了。

主要原因,倒不是担心什么政治问题,小博客,无人关注,影响不大,没啥。就是怕麻烦,公司网站做公安备案时,那个填表的麻烦仍印象深刻,见警察时那个冰冷的表情仍历历在目,感觉自己是个罪犯的心情还存在于心。我不知道这么搞的意义,工信部的备案已经很严格和内容详细,公安局想查直接查那个不好吗?

read more

一个东西出来它就死了

今天翻看了大田研一的几本书,提到它对于日本改革的认识,最大的难点是既得利益者的阻碍。看来全世界都是一样的。从自己做产品的经验看,不仅是国家改革,公司的改革、产品的改革无不面临这个情况。不仅是既得利益,已经成型的模式本身就是改革的障碍,所以好多成熟成功的公司,在其流程上都有不合理之处,并非没有意识到,而是改不了。从这个意义上看,一个产品一问世就死了。真正做到自我颠覆是非常难的。

read more

2019年个人目标

又到了立志的时间,在此立志在新的一年里,除了工作方面要有新的努力,个人生活方面:

  • 继续全方位做减法。个人物品要减一半。一些想法、欲望也得减一半。
  • 学英语。达到voa常速水平。
  • php+vue达到修复常规功能和bug的水平,DBA运维能力精进。
  • 每两天至少锻炼一次,每次不低于6000米。
  • 读100本书。
  • 继续完善系统,继续无间断实战1年。
  • 彻底戒烟。酒方面每周不多于1次,每次不超过2瓶。
  • read more

    恶人任正非——管理的小思考

    任正非在中国已成神,所以他做的“恶事”反而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我指的“恶事”主要是指企业管理上的:一是员工普遍超负荷的工作压力,二是辞退上了年纪的员工。从普通员工的角度,应很认同我指责他为“恶”,这是剥削和压榨员工嘛,这个可是普通管理者做不出来的。

    但是不管任正非和他华为如何“恶”,但外界却是以赞誉为主。且不说政府、媒体与业界,即便被“迫害”离开的员工,看他们写的文章 ,也没强调指责华为不好压榨自己,而多强调华为对自己成长的启发和对华为的感谢。这里面固然有心理学意义上的依据,但也多少会真的对于员工成长有意义。

    这也提醒我们,在企业中,管理者做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的形象并没有什么鸟意义,管理者唯一要追求的是企业的成功。企业成功了,员工才认为自己获得了回报和成长从而能抵销被压迫感,以公司为荣。而失败了,所有的好都是更大的恶,都会被一笔抹煞。

    不仅任正非,看一些成功企业家的传记时,都能看到“心狠手辣”的一面。像乔布斯也是一个管理上的“恶人”,他也并不在乎普通员工的感受,并认为真正的人才不在乎自尊。

    那么这种“恶”和企业的成功,有没有必然的关系呢?很遗憾一定有必然联系,很可能是鸡生蛋蛋生鸡的关系。这是管理中残酷的一面,华为对员工的“恶”就植根于此。

    所以我最近才认识到,管理者必须要先成为一个追求结果的“恶人”,才有可能成为任正非这样的“圣人”。在一个不成功的企业里管理者被公认为“好人”,必然是一个能力一般的庸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