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东西出来它就死了

今天翻看了大田研一的几本书,提到它对于日本改革的认识,最大的难点是既得利益者的阻碍。看来全世界都是一样的。从自己做产品的经验看,不仅是国家改革,公司的改革、产品的改革无不面临这个情况。不仅是既得利益,已经成型的模式本身就是改革的障碍,所以好多成熟成功的公司,在其流程上都有不合理之处,并非没有意识到,而是改不了。从这个意义上看,一个产品一问世就死了。真正做到自我颠覆是非常难的。

read more

2019年个人目标

又到了立志的时间,在此立志在新的一年里,除了工作方面要有新的努力,个人生活方面:

  • 继续全方位做减法。个人物品要减一半。一些想法、欲望也得减一半。
  • 学英语。达到voa常速水平。
  • php+vue达到修复常规功能和bug的水平,DBA运维能力精进。
  • 每两天至少锻炼一次,每次不低于6000米。
  • 读100本书。
  • 继续完善系统,继续无间断实战1年。
  • 彻底戒烟。酒方面每周不多于1次,每次不超过2瓶。
  • read more

    恶人任正非——管理的小思考

    任正非在中国已成神,所以他做的“恶事”反而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我指的“恶事”主要是指企业管理上的:一是员工普遍超负荷的工作压力,二是辞退上了年纪的员工。从普通员工的角度,应很认同我指责他为“恶”,这是剥削和压榨员工嘛,这个可是普通管理者做不出来的。

    但是不管任正非和他华为如何“恶”,但外界却是以赞誉为主。且不说政府、媒体与业界,即便被“迫害”离开的员工,看他们写的文章 ,也没强调指责华为不好压榨自己,而多强调华为对自己成长的启发和对华为的感谢。这里面固然有心理学意义上的依据,但也多少会真的对于员工成长有意义。

    这也提醒我们,在企业中,管理者做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的形象并没有什么鸟意义,管理者唯一要追求的是企业的成功。企业成功了,员工才认为自己获得了回报和成长从而能抵销被压迫感,以公司为荣。而失败了,所有的好都是更大的恶,都会被一笔抹煞。

    不仅任正非,看一些成功企业家的传记时,都能看到“心狠手辣”的一面。像乔布斯也是一个管理上的“恶人”,他也并不在乎普通员工的感受,并认为真正的人才不在乎自尊。

    那么这种“恶”和企业的成功,有没有必然的关系呢?很遗憾一定有必然联系,很可能是鸡生蛋蛋生鸡的关系。这是管理中残酷的一面,华为对员工的“恶”就植根于此。

    所以我最近才认识到,管理者必须要先成为一个追求结果的“恶人”,才有可能成为任正非这样的“圣人”。在一个不成功的企业里管理者被公认为“好人”,必然是一个能力一般的庸人! read more

    把喝酒的时间用在服务给你带来收入的人身上

    年轻时热衷跟狐朋狗友吃饭喝酒,一方面当然是放松压力调节心情,另一方面则是消遣时间。但年纪渐长,对此兴趣越来越低,同时也是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如果靠跟人喝酒才能释放压力调整情绪,那显然自己的修为不足,将心情寄于外物外我,实为弱者所为,想必永远也不能达到理想状态。所以还是得回到内心放得安宁。

    第二件事,是明白好多事于人于己都无益。年纪大了,渐知人事,生存压力大,时间和精力有限,应该消耗在给你带来收入的人那里。你也可以看成是一种“势利”,但是当上有老下有下、还有好多人依靠你的时候,势利不是合理的吗?生存的压力会让人变得“势利”。对于创业者,他必须势利,他的全部时间精力应该放在给他创造收入的人,首先用户,其次是股东,再次是员工。而与这些无关的,能放弃就放弃了,如果你不能给朋友带来利益,那也不要去占用朋友的时间为好。与此同时,你的用户、股东、员工都在依靠你,指望你带给他们收入创造美好未来,你不“势利”那一定就是不负责任了。 read more

    互联网创业已死,所以出现互联网裁员潮

    很多明星公司加入了裁员的大潮,这里面固然有国内外经济的因素,但也是互联网本身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必然的,我认为互联网创业已死,下一轮的互联网热潮有没有还不一定。

    一个事物之初,百废待兴,会有大量的就业机会,每个机会都能活,而现在经过二十三年的惊人发展,互联网已经提前成熟,从几个方面看已经失去了再次快速发展的可能,大的生态几乎不可能再有。

    1、创新已经停滞。创新已领先于需求和监管,很久看不到耳目一新的创新了,从技术到模式。

    2、垄断。BAT和TMD等基本垄断,小公司要么占队,要么被抄袭收割,独立发展的可能性很小,无论2B还是2C。

    3、互联网用户的增量减少,存量间你争我夺比较惨烈,互联网行业的罗曼蒂克史已经消亡。

    4、技术成熟,创业的技术门槛虽然不断提高,但再也无法形成核心竞争力。

    5、互联网发展模式的回归。过去追求数字爆炸、泡沫式发展,现在到了消亡的时间,还债的时候。

    6、草根创业已无可能。没点资源只有想法,断了念想。

    7、互联网用户的成熟。以前凑热闹,现在看门道。

    8、监管的加强。政府已经不断学习和反映过来,开始将互联网所有领域纳入监管,使得一些灰色地带的创业越来越少。

    这不是说互联网创业不再做,而是得改变思维,想做一个生态或平台,机会已经丧失,但正如森林生态,物种依然丰富多彩。我认为上半场的互联网可称为“营销互联网”,拼营销能力拼流量拼场景拼用户数,下半场的互联网得称为“工匠互联网”。就是当增量停止你增我减时,必须得沉心做事到极致。据说德国和日本很多百年老店、百年小店,但相信这是竞争的结果,而不是他们品德高尚的结果。当竞争到一定阶段,做大不再可能,就必须精心雕琢提高手艺了。 read more

    不断吞食毒苹果,联想到康爱公社的产品与利润

    以前我是G粉,热衷各种安卓设备,有个同事一直在鼓吹苹果产品的各种好,我不以为然。后来朋友淘汰下来一部iphone6我接手使用,从那后一发不可收拾,以下是卖肾使用的苹果产品:

    iphone6/iphone7s/二手iphoneX
    ipad min2
    iwatch 2
    macbook air/macbook pro
    imac(单位配)
    airpod
    icloud
    键盘鼠标等
    还有送给别人的imac/iphone/watch等产品

    所以苹果这个公司让我越来越惊叹和由衷佩服,一个做电子产品的,怎么可能做的这么出色呢!

    苹果产品也让我不断思考关于产品和利润,苹果的利润是其它厂商无与伦比的,但是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心甘情愿的去买单?很少人会说你赚太多了所以我不愿意用你的产品吧?相比下我们做康爱公社,一提到收入和利润就非常小心,甚至有时候都不敢提,生怕被人认为我们是要赚钱的公司,为什么会这样呢?

    一方面可能从事领域的不同,一个是电子的,一个是为病人筹款的,后者说到收入和利润似乎不为人接受,但是从另外方面本身没什么区别,都是为人提供服务帮助人们解决某些问题,理论上取得合理合法的收入都不是问题。

    所以另一方面可能更加重要,那就是我们的产品做的不行,对于产品的进步没有极致的追求,从而对于收入和利润没有自信。在一个体验不好、可有可无的产品面前,人们自然可有可无的付费。固然无形的互助服务与有形的苹果产品在产品形态上有天然劣势,但这也不是拒绝承认产品不行的借口。

    苹果公司高产品品质的基础早期在于团队的天才的独特审美和追求,现在可能在其庞大的利润,利润与品质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越赚钱产品做的越好,产品做的越好就越赚钱。而我们康爱公社在不愿意追逐利润的情况下就会陷入恶性循环,产品做的不行,收入上不去,产品就更无法进步;产品无法进步,收入就更低。

    这个恶性循环一定需要跳出去。康爱公社希做成一个具有苹果产品同等品质的产品,为此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即便在这样一个特殊的领域,也需要不断思考对于收入和利润合理的看法和为人接受的正确的做法。 read more

    敌视网络互助的人,你们还是没有get到互助的精髓

    举个例子,随份子,这个大家都知道,谁家有红白事,亲戚朋友都会送点钱,表达祝福的同时为这些事筹集资金。
    这是一种社交方式,也并没有非常强制的措施。大家心里都知道,如果自己碰到这样的事其它人也会送我点钱的,即使有几个人不送也没关系,也无所谓嘛!
    所以,它是半社交、半慈善、微资金融通的一个东西。
    但是,当把它放到一些保险精英那里去看,那这种东西千疮百孔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他们会说:我们保险开发个保险产品也可以达到更加精确、更有约束的效果。
    但是,实际上,你就是做不到,再好的效果也无法替代这种传统。

    康爱公社等网络互助平台要做的事,其实就是这个东西嘛,如果非要去扣保险的帽子,并不一定是我们想达到的目标。

    过去保监会一位老师王以忠先生给我讲过一个事,让我印象深刻。

    山东有个制作爆竹的村庄,因为这个生意很危险所以一旦有事,一家的劳动力往往随爆炸而去,所以村庄形成了传统,谁家有事,那他家的孩子老人由全村人去照顾,这样大家可以略带安心的去从事生产。
    你说这是保险吗?
    网络互助无非是通过互联网将这个村庄模式搬到网上而已嘛。
    不要扣赗子。
    当我们社会的各项保障工作做的很好时,我们马上愉快的死掉。

    相互保的问题,是想将之上升为严格意义上的保险产品,那么就遭遇到一些保险精英专业的严格审视,所以被保险界拒绝有合理的成分,但是如果相互保工作的同仁跳开保险,多想想上面那个村庄的故事,相信更大的作为在后面。

    不做保险不会死,丢了初衷才会死。 read more

    当网络互助成为保险时它就死了,兼谈网络互助的方向

    相信银保监会的人一定做过深入研究,明智的将网络互助拒之于保险门外,是非常对的。网上有文章说什么利益集团阻碍什么的,这是主观和绑架,因为你不了解网络互助和保险的重大差别。本文闲扯说说这个。

    今年是康爱公社运营第8个年头,目前我们能服务100多万社员,每月能帮助100位以上的不幸社友,但整个团队所有工资仅相当于保险公司的1名高管的薪水。如果康爱公社成为保险公司,那么光这个工资要怎么样才能赚到?愁死我了!

    有人说,网络互助成为保险那么用户权益就更加确定了。这是没有看到网络互助这个模式的创新性和模式特点。成为保险,除了给保险行业带来不确定之外,并不能给用户任何实质上的确定性,这是由这种模式的特点决定的。任何所谓兜底,都是值得怀疑的靠不住的,在此情况下,给用户省钱不是更好?

    我们可能很难意识到为了所谓的“确定性”支付了多少成本和溢价。一个“确定性”的东西你需要每年支出上千块,一个“不确定”的东西,每年支出100块,你选择哪个?即便不是非此即彼二选一,那么总是有人愿意尝试后者,我们就是提供给人们另外的可能性。

    网络互助唯一的确定性,来自于它长期的稳定运行(基于科学)。只有时间说明互助平台的品质,其它都是假的。来的快的去的也快,在网络互助这事上,我不信什么爆炸式增长,更相信日久生情、日久见人心。我经常拿货币基金来举例,货币基金是不保本的,但是我们愿意将其替代活期存款,就是因其数十年的稳定表现决定的。

    还有用户体验的问题。有人生病我们捐款5块还是10块,很少是经过周密计算的,就是一种帮人的感觉。网络互助某种程度上维护了这种感觉。当它成为一种保险,所有人都是一种利益交换,那种感觉、感情就不存在了(就像现代保险给人的感觉一样),世间少了多少美好。

    这点可以拿“道德”和“法制”举例。老人跌倒路人扶起,这是一种道德、是美德,我们感觉都很好。但当某天立法,说老人跌到如果离他最近的人不去扶那他必须坐10年牢,虽然解决了问题,那世间就消失了一种美德,不见得世界会更好。

    关于网络互助方向的问题,有人说网络互助必然发展成保险公司,我同样强烈反对。这就像你说路边的一个小吃店必须发展成全国连锁的餐饮集团才有价值、说一个社团必须要升级为政党教会一样才值得,问题是人家有那个必要吗、愿意操那个心吗?网络互助就是网络互助,它不需要发展成谁,就坚持做自己好了。

    我不是说网络互助不需要监管,因为其模式特点和所在领域,它非常需要某种形式的监管(但不是对保险公司的那种监管)。让我担忧的睡不着觉的地方在于,我们做这事是出于善意,但如果某天发展成不可控的不可持续,损害了相信我们的那些人的利益,即便没人追究我们责任,那我们的良心上也将永远被谴责。所以,如果有明确的指导,那么我们非常欢迎。在此之前,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深入思考本质和长期存在的科学性、保持无限透明和与社员的真诚沟通。

    PS:

    写本文时有点兴奋,因为这相当于网络互助(众保)这种模式间接得到某种程度的认可(也可能喝多了咖啡),这是康爱公社坚持至今的某种精神安慰,之前解释的较累,现在有点扬眉吐气。

    最后共勉:年轻人,不要总觉得被世界遗忘,当你快成功的时候,帮助会纷至沓来的。 read more

    京东,退出双11购物节吧

    十年来,我是钻石级重度京东自营商品买家,且几乎从来不在天猫上购物,因为京东自营送货快、准时、有发票。但是今年来,对京东的信心开始动摇,因为发生过数次送货延误的事情,最近双11,连续两天两个包裹都延迟了。对上班来说,这就很麻烦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根本就在于京东在追求GMV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拿己之短攻人之长,犯了兵家之大忌。体现在两点:一是弱化了京东自营,二是未能坚守京东物流品质。我今天的不满主要针对后者!

    天猫的快递非自营,分期到数十家快递公司,所以它对快递数量处理能力上弹性很大,搞个双11快递压力也是分散到很多快递公司共同承担,但是京东自营一直以自营快递著称,据说多为员工制,对于突发的包裹数量缺乏弹性,所以才在双11时力不从心。

    我觉得,当务之急,京东应该勇敢的发表声明,退出双11的购物竞争之列,且表态限制每日快递包裹数量以承诺准时送达,既然在数据上已经比不过天猫,那何不勇敢承认?更不要搞什么数字游戏。现在京东已走在了淘宝天猫设定的竞争路线上,那就是被带到沟里去的命运,失去消费者也是自然的。就我来说,今年来已开始重新在当当上购物,还有严选等。

    京东的根本优势还在其物流,如果根上动摇了,那它就没啥值得骄傲的了。所谓弃车保帅,公开宣布从明年起退出双11竞争,捡回平常心和重心,不失赢回人心的明智之举! read more

    做加法和做减法

    早前在证券公司上班时的领导赵宇先生曾跟我多次跟我谈话,他结合我之前的经历和在公司工作的一些情况,建议我工作中注意做加法。因为我的风格,就是一个工作见效果不好往往喜欢彻底关掉、另起炉灶,完全不考虑之前的投入和积累。不仅工作中,以业余爱好做网站来说,从2001年我业余也制作过十数个网站,有些也发展到一定规模和影响,但是几乎都被我关掉,现在想想非常可惜。

    近两年在不断回味和履行『做加法』的指引(康爱公社完全是做加法至今的结果)的同时,同时也对『做减法』产生了新感悟。因为个人的浮躁、不冷静、不坚定、认知水平低,在不少方面都做了无用功,固然有探索的成分,但也更多的是对虚华的追求,最终造成损失。

    所以近一年来,实际上一直在思考和实践做减法,从前段时间受『断舍离』主义的影响开始整理物品扔东西,到最近在公司业务的很多方面做削砍,此外仍在不断思考在更多领域做减法,包括个人生活,都想将减法贯彻到底。

    赵总提醒我的做加法,和我自己领悟的做减法,其实可能是殊途同归的一回事,那就是在某个固定的事情上不断精进、减少枝蔓、聚焦专注。个人、团队的精力和资源都是极其有限的,在竞争激烈的今天想在几个方面同时取得成功几乎不可能。

    这里的纠结就是,做加法的那件事是否一定会成功?做减法的那些事是否一定没价值?这可能是过去没有悟出答案的地方,最近仿佛也悟出了点答案,这个问题还得取决于每个人的哲学观,即如何看待成败和得失,如何看待我们追求的目标。就像一个人开个咖啡馆做到盈亏平衡就很开心、另一个做成了很大的产业仍认为很失败,取决于我们每人哲学观决定的判断标准。此外还包含了我们对于成功实现路径的认知,就是假定我们想达到同一目标,那么是从小处做起还是从大处全盘行动,是单点突击还是多管齐下。对于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选择,但是这还是根本取决于我们的实力,从普遍角度看99%的人可能还是得从前者,就像一个只有点小资金的人要去做一个大生态,我们多半都不会信。但如果这人说只有生态做成他的事业才能建立,那就是我们看待成功路径的不同了。 read more